五百四十一章 旧日同僚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五百四十一章 旧日同僚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今日日讲已毕,内阁值庐里正有日讲官在。

林延潮随朱赓入内后,与在值庐三名日讲官陈于陛,王家屏,何洛文一一见礼。 现今侍直的六名日讲官分别是侍讲何洛文,陈于陛,侍读朱赓,修撰王家屏,黄凤翔,侍讲学士陈思育。 六名日讲官有四位都在,修撰黄凤翔,侍讲学士陈思育则是随侍天子,省起居注。

这与当初林延潮在朝堂时,那几位日讲官已是换了一波。

当时的侍讲陈经邦,已请病归,由侍讲学士陈思育替之。

至于眼前的侍读陈于陛,也是马上由林延潮补上。

还有一位侍讲何洛文,前几次经筵时不在,与林延潮不过是一面之缘,此人表字启图,是嘉靖四十四年进士,以庶常士一步步迁至日讲官。 六人之中,何洛文,王家屏都是天子登基后,张居正亲自给皇帝挑选的日讲官。

那时天子年幼,正在学习经史,处理政务,故而这六人算得真正帝王师。

早年万历天子赐六名日讲官‘责难陈善’四字时,何洛文,王家屏正是这六人之一。

而这日讲官与内阁一样,也是按入班的先后次序,来论资排辈。

何洛文,王家屏是一并选入日讲官,但何雒文比王家屏早登科,故而在六名讲臣里他算得枢机首臣。 在日讲官中,何洛文的地位就如同内阁里的首辅一般。

顺便说一句,何洛文是何洛书的兄长。 朱赓向林延潮一一重新引荐,林延潮依着规矩向何洛文先施一礼。

何洛文四十余岁,面貌与何洛书没有丝毫相同,令外人丝毫想不到二人是亲兄弟。 何洛文温文尔雅,望之清贵,比他的弟弟更似一名词臣。 何洛文见了林延潮后,淡淡地道:“是,林中允来了。 ”何洛文说了这么一句后,就没有下文了。

林延潮一愣,不知他是性子如此淡淡的,还是因何洛书的关系,对自己不待见。 林延潮与何洛文见礼后,又与王家屏见礼。

王家屏作揖道:“宗海,真许久不见。 ”与何洛文,王家屏二人见礼后,陈于陛上前,他因马上就要致仕了,故而于心中没什么牵挂,言谈也就随意起来。 陈于陛笑着道:“宗海,你的才名,文章都是当世一流,你入日讲官可谓是实至名归,远胜于我。

”林延潮拱手道:“元忠兄客气了。 ”这几人一一见礼后,何洛文对王家屏道:“忠伯,你与宗海讲讲侍直的章程吧。 ”“是。 ”王家屏向何洛文应了一声。 王家屏道:“大家既为日讲官,以后当同寅协恭。 每月逢三、六、九日为朝参日,暂免讲读。 春秋之时,每月逢二开经筵,也不行日讲,但讲臣需至文华殿,参经筵事。

其余的一,四,五,七,八,十之日,非遇大寒、大暑,不辍讲读。

当日若遇风雨,天子传旨可暂免。

一般而言一旬有六日至七日,为天子讲读。

”林延潮听了点点头。 王家屏继续道:“六日讲读中,讲官两两一班,起注起居也是两两一班,剩下二人轮替。

以往元忠兄都是与启图兄一并侍直,宗海你既是替元忠兄,我看就与启图兄一并侍直,启图兄以为如此安排可否?”林延潮听了看了一眼何洛文。

何洛文仍是一副淡淡地样子,于是道:“也好,宗海履新,不熟悉宫里的规矩,就我与他一起吧。 ”王家屏笑着道:“宗海,启图兄持帷幄七年,深得陛下器重,赞其有大臣之风。

”何洛文,王家屏都这么讲了,林延潮当下道:“以后要承启图兄提点了。 ”“好说。 ”何洛文不平不淡地说了一句。

既对方如此矜持,林延潮微一拱手后,也不再多说。 之后众人又聊了几句,林延潮离开值庐。

这才走了几步,就见面前五名穿着青袍官服的官员走来。

林延潮在道上停下脚步。 这五名官员也是向皇极门东庑走来,但见到当道上站着一人,也是停下脚步。 “宗海兄!”萧良有,余孟麟,张懋修,刘虞夔,张元忭他们见到林延潮脸色神情各是不一。 张元忭与林延潮一并在内阁轮值过,笑着道:“宗海,真不够意思,既是到了京师,也不知先到翰林院,见见我等旧僚老友。 莫非以为发迹了,就忘了我等吗?”林延潮听了笑着道:“阳和兄,你这不是挖苦我吗?这正是要去翰苑呢。 见过以占兄,伯祥兄……”萧良有,张懋修,余孟麟,刘虞夔几人都是道不敢。

萧良有此刻心情很复杂了,两月前,他因修大明会典有功,右迁詹事府右赞善。

他与林延潮同进翰林院,他一直在史局埋头苦干,修典编史,终于官迁一级,也算是完成了当初目标。 他本来该高兴的,但看到林延潮一刻,心底却是沉了下去。 林延潮入翰林院后,先至史局,后至内阁,眼下更是充日讲官,一下成为天子近臣。 当初正统读书人出身的萧良有最初是最看不惯如此行径了,认为此是专营之举。 在他看来一步一步按部就班,埋头干事才是正途。

林延潮轮值内阁,萧良有与翰林院同僚私下谈起时,还讥讽林延潮不安心于本职修史之事,而图谋专营之道,早晚必败。 可现在两年未至,林延潮混得是风生水起。

尽管林延潮因顶撞张居正差点被罢官,但这对于萧良有,是何等震撼。

林延潮在内阁能参赞枢务,甚至顶撞权臣,但自己却只能史局埋头修书,坐井观天。

当初二人一并登第,林延潮竟已到了这一步,把他远远甩在后面。

此番萧良有再见到林延潮,但见他身上麒麟服,言谈间的自信与干练,哪里是他及得上的。

数日前他拜见一名三品侍郎,都还战战兢兢的呢。

两年来,自己一直在坐井观天,而林延潮却是一日千里。 这做官真的不是,朝廷给你几品官,你就有几品官的权势的。 与萧良有怀同样心情的,还有张懋修,刘虞夔。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