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娇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正文第十章孩子都有了[更新时间]2019-03-2321:55:02[字数]2028徐可平时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这次遇见自己最好的朋友被欺负更是生气的不行,不口气不停歇的骂季翊道:“就你这样的垃圾,活该一辈子都活在你父母的隐蔽下做个可怜的小鸡崽子!你一直欺骗苏雨晴的感情,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怕被自己口水呛死吗?狗要是见到你,都得绕着道走,宁可吃屎也不吃你!”徐可又拉起苏雨晴,朝着餐厅外面走。

边走边指桑骂槐道:“走,我们走,和垃圾待在一起久了,自己都快要发霉了。

”出了餐厅,徐可直接开车带苏雨晴上了高架桥。 “怎么样?干不干挑战一次,十三分钟绕二环?”徐可扭头问道,她坚信只要车开的够快,悲伤就追不上苏雨晴。

苏雨晴魂不守舍,随意点了点头。

徐可欢呼一声,油门踩到底,车子像张轱辘的火箭一样,一秒就冲了出去。

可是,老话讲得好,遵守交通规则快乐你我他。

徐可空有一腔热血,车技却烂的有一套。

遇见转弯的时候,刹车踩急了,车子失控,撞进了路边的绿化带里。

好在两个人系着安全带,安全气囊又及时探出,根本就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倒是苏雨晴开车的时候将双腿抱膝,踩在了座椅上,造成了安全隐患。

刹车的使后人往前冲击,不小心将已经伤过一次的脚腕又崴了一次。 苏雨晴又一次住进了骨科,徐可还打趣的跟苏雨晴说,这次崴脚是因为自己的飞驰疗法让苏雨晴内心的破碎变成了身体外表上的破碎。

从住院到手术,徐可一直陪着苏雨晴,生怕苏雨晴这几天有什么情绪波动。

要不说冤家路窄,在办理完住院之后,往病房走的时候,苏雨晴二人和杜可晴撞了个正着。

本来以苏雨晴现在的精气神儿,不会想搭理杜可晴的。

但是以杜可晴一直以来不嫌事情小的性格,自然是主动出击,和苏雨晴打招呼,道:“苏小姐,真是好巧,我们又遇见了,怎么这次陪你来的不是你男朋友呢?”苏雨晴最近不在状态,但徐可却一点也不逊色,立刻回击道:“怎么?你也来骨科治疗啊,是不是总第三者插足,终于让人逮住把脚掰断了啊。

”“哼,被抛弃的女人也只能靠恶言恶语找找心理平衡了。 我是来做B超的,我怀了季翊的孩子。

”说完,杜可晴如同炫耀战利品一样,拍了拍自己没有丝毫显怀的肚子,全然一副得志小人挑衅道的样子。 “你说什么?”已经呆滞了好几个小时的苏雨晴突然精神了起来:“你怀的是季翊的孩子?”“对,母凭子贵,季翊娶的人肯定是我,你不过是家族联姻的可怜消费品罢了。 ”杜可晴得意的炫耀道。 “你给我闭嘴,要不是看你怀着孩子的份上,我非得撕烂你的嘴。 快滚!”徐可说完,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要和杜可晴动手。

杜可晴自小体弱多病,彻彻底底的林黛玉的身体,看起来哪里是像能跟徐可战斗力相等的角色呢。

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只好悻悻的溜走了。 “不行,我得去找季翊。

”苏雨晴说着就,拄着拐一瘸一拐的就往楼下走。

“你干什么去?”徐可拦住苏雨晴,死活不让她走。

苏雨晴晓之以理,坚定的对徐可说道:“我得去找季翊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是喜欢他,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我都可以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甚至他说根本不喜欢我也可以,但是我绝对不给别的女人养儿子。 我要去问他,只要他承认了杜可晴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那这个联姻我宁可不要。 ”徐可觉得有道理,被苏雨晴说服,准备帮着苏雨晴一起去。

可两个人刚转身,长廊另一边就传来了一声没有温度严肃低沉的男性声音:“站住,我看谁敢去?”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裴谨言,苏雨晴第一时间就已经听出来了。

裴谨言鞋底的铁钉每走一步就和地面铺着的大理石发出清脆的声音,在鲜有人经过安静静谧的走廊里经久传响,他严肃的命令道:“你就安心待在这里养伤,哪里都别想去,现在过度的运动只会让你的愈合情况变得糟糕,你难道愿意变成残疾人吗?”“不要你管!”苏雨晴说完,拉着徐可转身要走。

但是裴谨言又一次使用了上次已经使用过的技能,二话不说将苏雨晴从地面直接扛起,搁在自己的肩膀上,抬回了病房。 裴谨言将苏雨晴重重的放在了床上,双手抱在胸前,言辞严肃的下发着命令“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要是让我再发现你随便乱跑,你就试试。

”苏雨晴虽然不情愿,但是想起了上次敷药的事情,对裴谨言威胁还是有些忌惮的,于是只好暂时虚伪的答应下来。

反正裴谨言总是要离开的,大不了等一会儿在偷偷逃跑就好了。 裴谨言十分有耐心,从把苏雨晴扛进病房里开始,六七个小时连地方都不动,堵在门口放着的沙发上安安静静如痴如醉的在...看文件。

苏雨晴表面上安心养伤,但是心里却已经是焦急万分,焦灼的火急火燎的。

要是裴谨言再没有什么行动,那苏雨晴可就要硬闯了。 苏雨晴躺在病床上,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守在病房门口的裴谨言,他倒好,一边守着自己,一边看着文件,简直工作看人两不误。 此时裴谨言一身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如刀削般的侧脸泛着棱角分明的冷峻,高挺的鼻梁,像一把小刷子似的长睫毛,浑身散发着王者霸气。

此刻苏雨晴望着裴谨言的目光多了一丝的和善,虽然这个男人是挺烦的,如同行走的花瓶,倒是让人赏心悦目,为这单调的病房内带来了一丝的色彩。

然而裴谨言漫不经心的转头,看到床上那抹小人在盯着自己发呆,她那小脸上还带着傻笑,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