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公望:我只是想当个官,没想过当画家

黄公望:我只是想当个官,没想过当画家

>>黄公望:我只是想当个官,没想过当画家2019-06-1210:14  曾经一大波文化人高呼,如果能穿越,一定去宋代。

不好意思,如果你一不小心生在了南宋末年,一定哭都来不及。   因为过不了多久,北边的马蹄声就敲碎了汉人的梦,从此你将沦为这个国家最没地位的一群人。 不仅如此,你从前的学识,甚至也随着科举的废除,变得百无一用。

而这其中,就包括被后世评为元四家之首的黄公望。 ]黄公望  黄公望一辈子没当成官,最后出家为道。

无意中因为一卷《富春山居图》而名扬海内外。 如今《富春山居图》一分为二,分隔海峡两岸。

至于原因,我们后面再表,先来说说黄公望其人。

  时间回到南宋度宗咸淳五年(1269),黄公望出生在江苏常熟城内一户姓陆的人家,取名陆坚。 七八岁时,父亲早逝,幼年的他成了寓居常熟的温州籍老人黄乐的继子。   黄乐家境富裕,却无子,九十岁高龄得一继子,高兴得叹道:黄公望子久矣。

从此陆坚改名黄公望,字子久。

  黄家经济宽绰,黄公望自幼按照宋代的人才培养模式,习通经作诗赋,通晓儒家经典,除此之外,还涉及绘画、音律与填词谱曲。 如果不出意外,他会考取功名,学而优则仕。

  对,如果意外能在预料中,就不叫意外了。

  新朝代的统治者与汉人,有着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这其中首先就是科举制被废除。

这好比你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做了三年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突然国家告诉你,高考没得了,你怎么办?  所有汉人的天都塌了,眼前只有一条路,先去做个小吏拼拼资历,也许还有当官的可能。   元四家,即黄公望、倪瓒、吴镇、王蒙,这四人中,黄公望是唯一一位曾对功名抱有过幻想的。

他不甘将所学付之东流,跟着一群江南才子排队等机会。

这一等就到了二十四五岁,终于得一文吏的官职,做些文书相关的工作。   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竟这样断断续续做到了42岁,而这也成为他一生仕途的顶峰。   1314年,黄公望的领导张闾,跟随中书省右丞相铁木迭儿,在南方地区经理田粮,也就是核实土地,增加税收,平均差徭,史称延祐经理。

张闾为人十分苛暴,办事过程中闹出了人命,引发了江西蔡五九起义。 为平民愤,元仁宗将张闾逮捕,黄公望受牵连一同入狱。

  可偏偏就在他入狱的这一年,通达儒术的元仁宗重新开科取士,好友杨载在这一年科考中了进士,官至饶州路同知。

  出狱后的黄公望,对做官彻底失去了兴趣,开始一边旅行、一边卖卜作画。 有人说他侠似燕赵剑客,达似晋宋酒徒。 到目前为止,他的人生不值一提。

  元以前,中国画中的山水部分,渐渐地不再仅是人物肖像的背景,开始独立成体。 宋人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中就说:若论佛道人物,仕女牛马,则近不及古;若论山水林石、花竹禽鸟,则古不及近。

  而如果往前追溯,五代、宋以来的画家董源、巨然、李成、范宽等都对元代画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其中被影响的就包括黄公望。

  到了元代,汉族知识分子,特别是江南人士或被迫或主动地远离庙堂,将更多的精力与理想,寄托在文学艺术上。 于是,元代的山水画走出宫廷,脱离了宋画从严、从实的束缚,开始追求意象上的自由创造,从松、从虚的虚静,使山水文人画达到了新的境界。   这里简单说一下,所谓文人画,泛指文人、士大夫所作之画,主要区别于民间画工和宫廷画院职业画家的绘画。

文人画的画作上,会出现大篇幅的诗文,绘画技巧与书法类似。

  元代之前,文人也会在画作题字,但宗旨是不让文字影响画面整体效果和布局,所以文字都藏在石缝等不起眼的地方。 元代文人的诗文则是画作中的一部分,大大方方的出现。

至于将书法技巧融于绘画中,则是文人出于情感的表达。   最先带起风气的是赵孟頫,他是元代文人画的先驱,黄公望在50岁时,拜他为师。

  赵孟頫作画时,喜欢将书法融入绘画,他的学生黄公望后来将这点发扬光大,这让整个元代山水画,在强调笔墨方面变得十分突出,是中国绘画艺术的又一次创造性发展。   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中曾说,在元代画家眼中,绘画的美不仅在于描绘自然,还在于笔墨本身。 书法所强调的气韵,既能展现文人的功底,又能抒发心胸,不为物役,不被法拘,以最简单的黑白语言,传达出最深切的感受。

  至简与至深的情意,无非是在苦不堪言的环境下,找寻一条精神出路。

  政治上无所建树的汉族知识分子,除了将书法融入绘画中,甚至不惜把古典文学、篆刻、绘画等艺术形式,统统放入画作,使其不仅成为了布局的一部分,更直接代表了作者的心声。   如此,寓情于笔墨间的元代文人,好像没了魏晋子弟的狂放,变得内敛低调,不是性格孤僻,就是有令人哭笑不得的怪癖。   在赵孟頫家中,黄公望结识了不少艺坛巨匠,比如高克恭。   元四家之一的王蒙是赵孟頫的外孙,也与黄公望相识。 王蒙从不关心社会,常年隐居黄鹤山,过着卧青山,望白云的悠闲生活。

元末出来过一阵子,又隐回去了,最后在明初,因受胡惟庸案牵连,死在狱中。

  王蒙的画常有密集的牛毛皴,和繁密高叠的山石,石与石之间不留空隙,有人评价他的画,更像是由元入明的启蒙画作。   1329年,61岁的黄公望加入全真教,号大痴。 后来和他成为道友的还有倪瓒,也是元四家之一,比黄公望小32岁。

倪瓒是富贵人家出身,没有什么纨绔子弟的毛病,除了一样,十分的洁癖。

  他的厕所是一座空中楼阁,用香木搭格子,下面填土,中间铺鹅毛。

上厕所时,鹅毛呼啦飞起盖住了粪便,这样倪瓒就闻不到臭味真是让人大写的服气啊。

  48岁时,倪瓒开始信仰道教,性格更加孤僻,思想更加超脱,画的画也多苍凉古朴、静穆萧疏。

  元至正十三年(1353),51岁的倪瓒打算把继承的土地、财产全部卖掉,去太湖消磨时光。 但是,倪瓒一直拖欠土地赋税,搞得征税官四处搜捕他。

  这人啊,一但犯起毛病来,真是生死都不顾。

征税官正愁找不到他时,忽然闻到湖边芦苇丛中传来的龙涎香,循着气味过去,果然找到了正在湖边熏香的倪瓒。

  被抓进监狱后,狱卒给他送饭,他让狱卒把饭碗举高高,举到眉毛那么高。

狱卒心想:我犯得着和你举案齐眉么?问了旁人才知道,倪瓒是怕他的唾沫喷到饭里。

  这下可惹怒了狱卒,所谓能动手就掰吵吵,他干脆将倪瓒拴在牢房厕所的马桶边。 你不是喜欢熏香么,老子给你熏熏臭,没准把你洁癖的毛病都治好了。

要不是后来一堆人为他求情,倪瓒估计早就在马桶边崩溃至死了。

  明朝初年,朱元璋曾召倪瓒进京供职,倪瓒坚决地推辞。

他在《题彦真屋》一诗中写下只傍清水不染尘,如同洁癖之人一生的自白。   洪武七年(1374),倪瓒因脾疾去世,享年74岁。

  同前两位相比,放弃了功名以后的黄公望生活平淡,有时为了一副画面,呆呆地坐在石头上,一坐就是一天,下了雨也不知觉,被世人称为大痴本色。

  78岁时,黄公望为倪瓒《春林远岫小幅》作题时,感叹自己老眼昏花,手不应心。 第二年,他应好友无用师的邀请,开始绘《富春山居图》,一画就是六七年,画完没几年便逝世,享年86岁。   有人说,黄公望画富春山居时,笔法游戏如草篆。

想来,时代视我如游戏,我又何必太认真?江南子弟在科考的年纪,国家取消科举;在重开科举时,又身陷牢狱;出狱时年届半百,一事无成,后人眼中飘逸的云游生活,何尝不是命运在游戏他一番后给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