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教育督导评价制度的现状比较,教育教学管理论文

   作为世界上最早建立教育督导评价体系的国家,英国教育督导制度已有超过170余年的历史[2],经历了由简至繁的漫长过程,并逐渐适应了中央与地方共同管理教育的需求和特点,发展到现在已基本形成一个相对成熟、比较稳定的教育视察网络。    19世纪初,英国的初等教育大多由慈善事业捐办,但由于捐助力度有限,使得英国的初等义务教育整体发展水平一般,与当时英国的世界地位和生产力水平极不匹配。

据1818年的英国官方调查显示,当时有将近四分之三的儿童无法接受教育,并且教育质量差和教育年限短等突出问题使得150万的儿童完全被拒于校外[3]。 1839年,英国成立了枢密院教育委员会,作为英国首个中央教育行政管理机构,负责初等教育和制定教育补助政策等工作。

随着一系列教育政策的发布与实施,为避免缺乏合法性机制的监控导致腐败现象的滋生,英国政府在1839年12月任命了特曼赫尔和艾伦两名督学,主要负责教育事务的管理和督察。

这一举措成为了英国教育督导制度的开端,也逐渐形成为英国教育发展的重要传统。

因普及义务教育的需要,英国教育督导制度应时而生,女王督学的出现与政府资助和初等义务教育紧密相连,英国政府干预教育正式走上蜿蜒发展之路。    在女王督学团的监管下,初等义务教育进步明显,儿童升学率节节攀升。 在初步解决基础教育发展不均的矛盾后,政府将关注度逐步转至中等教育。

相比于井然有序的初等教育,国家干预、指导和管理中等教育更为曲折复杂。

1864年,英国政府创办了汤顿学校调查委员会,要求逐一对未调查过的学校分类进行排查,并将其划分为捐办学校,私立学校和私营学校三类,随后完成并发布了《汤顿学校调查委员会报告》,建议政府建立国民中等教育体制。 《1902教育法》作为英国教育历史上最具里程碑意义的教育法案颁布后,英国教育督导制度已基本完成了组织结构上的厘清与完善工作,教育管理的混乱局面宣告结束,在教育领域中形成了良好的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伙伴关系。

在此期间,中央督导机构基本覆盖了全英各地区的学校,将教育督导成功延伸发展到中等教育。 同时,为了与新建的中央管理机构相适应,重新改组了督学团,但此时的女王督学团不再作为单纯的财政督察者,而更像是中央财权的附庸者。     为了使女王督导团发挥出与国家政策相匹配的作用,英国政府发布了主导当今教育体制的《1944年教育法》,该法案重申了女王督导团具有进入教育机构的权利,并要求对教育机构进行特殊督导。 为了更快更好地履行世界大战期间的新任务,女王督学团的人员规模再次得到了扩充。

1956年,政府专门成立了教育工作组,用于评估女王督学的作用,但当时的反馈结果表明女王督学团应适当缩减规模,并且议会委员会因与督学团交流不佳,导致最终的结果是建议停止全面督导并减少督学人数。 此外,在19601975年期间,社会和公众对女王督学团的观念发生了重大转变,人们开始质疑督学团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性,对女王督学团接连不断的质疑,导致女王督学团备受重创,逐渐丧失了昔日的风采。

为了重振女王督学团,政府设立了计划处,要求女王督学团负责对普通教育质量展开全面的专题调查。

在1983年,教育大臣公开出版了女王督学团的报告,报告的积极反响使得女王督学团的作用得到了加强和认可。 此后,英国教育频繁改革,女王督学团仍发挥了重要作用,督学工作也愈加成为教科部决策的主要依据。

   20世纪80年代末,女王督学团正式解散,但并非意味着教育督导制度也随之取消,而是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公众面前。

《1922年教育法》决定取消原有的中央和地方两级督导机构并存的体制,实行单一体制,并将市场竞争机制引入督导领域。 为保障教育督导工作高效运行,英国组建了全国性、一体化的教育督导评价机构,分别为教育标准局和督导服务机构[4]。 英国教育督导制度变革的动因由教育督导制度自身的缺陷所致,众多弊端导致教育督导制度发展严重受阻,在渐进稳妥的教育督导常态下,英国教育督导制度相应地发生了重大变化。    在美国完整庞大的教育组织机构中,教育督导机构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并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但美国作为一个高度分权的联邦国家,决定了它没有全国统一的教育督导制度和督导机构[5]。

    在美国的教育发展史中,教育督导的出现和美国公共教育的产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在殖民初期的教育活动中,教育的督察工作主要由教会和地方政府共同管理和领导,宗教教育的督察工作体现在对儿童、教师和家长的控制与监督,教育督导工作主要由非教育人士来承担。

在殖民时期内,学校教育充斥着浓厚的宗教色彩,牧师是学校仅有的教职人员,也是教会实施教育督导工作的主要方式,使得牧师在教育领域中享有绝对的自由和权威。

同时,教育与政府的密切合作和共同管理学校也成为早期督导活动的重要特点,将一般的行政督导活动与教育督导活动紧密交织在一起,将宗教与民政的事物融为一体,严格按照教会的要求有条不紊地实施。

   随着美国教育的快速发展,专职教育督导人员应运而生,成为美国教育督导制度取得重大进展的标志。

在工业革命背景下,社会经济加速了公立教育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也催生了专职教育督导人员,但战争的破坏使得美国教育发展形势变得相当严峻,曾一度出现过中断的局面,许多州的公立学校已基本名存实亡。 短时间内经济的快速恢复为教育发展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基础,教育的普及也加速了公立学校运动开展。 一时之间,社会经济文化政治发生了巨大变革,原有的教学方法、教学管理甚至教学内容都已无法满足时代的需要。 因而,对教学的控制与监管也需要采用新的标准和手段,这些教育领域的变化也使得教育督导变得更为复杂和专业。 先前的教育督导者很难胜任现有的督导工作,地方教育委员会和董事长决定雇佣管理员来监管学校,这些管理人员正式成为了早期的专业监管人员。

学校督导员的职权集中和富有针对性,出现了学校督导长,这个称谓其实就是拥有教育督导权的官员的统称,主要负责督导学校,监管学校的教学,是教育督导活动最主要的执行人员。    20世纪80年代,美国教育督导以团队的形式开展工作,专注于教师与督导人员间的配合、互补与合作。

为帮助教师提高教学能力,改善教学设施环境,提高教学效率,美国现代教育督导摒弃先前的行政视察的内容,开始偏爱于教学督察。 教育督导人员由专业的管理人员担任,督导的职责和内容范围扩大明显,增加了副校长、学区主任、科长等专职人员。

此外,教育督导人员还加强了对课堂教学的全面了解,人员的选择范围也拓宽到学校的教学骨干,教育督导监管权力的逐渐下放,也让学校的校长主动加入到了督导工作中。    回溯英美两国教育督导评价制度漫长的发展史,两国的教育督导工作并非一蹴而就,期间经历过多次变革和发展。 因此,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教育发展水平不尽相同的基础上,各国教育督导评价制度在实施初衷、开展步骤和管理机制等方面会存在着明显的差异。

纵观世界范围内教育督导评价制度的结构模式和发展历程,具有权威性、相对独立性、专业性等特质的英美教育督导评价制度成为其余各国争先借鉴和模仿的主要对象,然而各国的教育督导评价制度并非如出一辙,通常会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在共性发展的过程中力求实现别具特色个性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