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陷经济疲软旋涡 全球衰退警报拉响

多国陷经济疲软旋涡 全球衰退警报拉响

  樊志菁  全球性经济衰退的警报正在拉响。

最新公布的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负增长,为欧元区经济增长停滞添上沉重一笔,14日债券市场收益率曲线“倒挂”现象,再次释放衰退信号,全球最大经济体前景引发广泛关注。   面对全球经济放缓和贸易形势恶化,不少经济体正面临严峻考验。

在欧洲,二季度经济环比已出现萎缩,经济陷入停滞。 虽然暂时避免了技术性衰退,但下半年经济依然将保持疲软,而拉美最大经济体则希望通过养老金制度改革减轻经济下行压力。

  二十国集团(G20)中五大国家的经济现状,反映出各种因素的相互影响和作用,如今全球性制造业衰退和商业信心急剧下降正令情况变得更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月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为2009年以来最疲弱的增长率。 而美银美林最新基金经理调查显示,34%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将出现全球衰退,创2011年10月欧债危机以来最高。 全球经济衰退已近在咫尺?  衰退阴云笼罩全球  一系列现象表明,全球正陷于衰退阴云之中。 今年8月初,美国总统有关贸易关税的最新威胁再度引发市场对于经济衰退的恐慌,欧美主要股指纷纷刷新年内单日最大跌幅,两周内两次单日市值蒸发超过5000亿美元。

避险资金疯狂涌入债券市场,全球负收益债券规模已达到了创纪录的15万亿美元,各国公债收益率持续走低,欧元区一半以上国家10年期国债陷入负利率,美国30年期国债首次跌破2%等。

  其中,欧洲“火车头”德国是地区经济低迷的写照,德国联邦统计局周三(1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二季度GDP环比萎缩%。

稍早前公布的德国8月ZEW经济景气指数-创八年来新低,汽车业为代表的制造业正在凛冽寒风中风雨飘摇。

德国总理13日表示,德国正进入一个“困难阶段”。

  国际集团(ING)德国首席经济学家布热泽斯基(CarstenBrzeski)认为,最新GDP数据意味着德国经济黄金十年的时代正式结束。

  英国也不好过。

由于国内对无协议脱欧的担忧,英国经济自2012年以来首次环比下滑,如今10年期英国国债收益率已经刷新历史新低,并自金融危机以来再次出现倒挂。

一旦首相鲍里斯·逊与欧盟无法就修改脱欧协议达成共识,英国经济陷入衰退将难以避免。

  根据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OBR)的测算,若英国最终硬脱欧,到2020年底之前英国GDP可能下降2%并陷入经济衰退。 与欧盟间的货物贸易税率将从零升至4%,打压出口并严重影响商业投资需求,对就业、市场造成巨大冲击。   意大利二季度GDP环比持平,但该国面临着生产力低迷、青年人高失业率和债务水平较高的多重风险,新一轮国内政局动荡更是令经济前景雪上加霜。 由于意大利与欧盟在债务问题上的分歧并没有完全解决,这或将成为另一个金融市场动荡的导火索。   而作为G20中的新兴国家代表,墨西哥和巴西同样处境艰难。

由于新版北美自贸协定(USMCA)停滞不前,国内投资环境恶化,墨西哥二季度GDP萎缩%,创2010年以来新低,墨财政部将全年经济增速目标下调至%。

巴西则面临工业产出下滑、老龄化和失业率高企的问题,巴西经济部将2019年GDP增长预期从%下调至%。   凯投宏观首席经济学家谢林(NeilShearing)认为,从全球角度看,虽然包括制造业在内的部分指标明显恶化,但其他指标如企业开支和劳动力市场依然充满韧性,因此全球经济正在放缓而并没有出现断崖式崩溃的征兆。   不过,未来依然有三大风险点,第一是贸易形势恶化,这将进一步伤害商业情绪,IMF此前预估如果贸易摩擦持续升级,可能拖累全球经济增速个百分点。   其次是各国央行并未采取足够强有力的措施稳定经济,对金融市场形成负反馈进而伤害实体经济。

美联储上月宣布了近11年来的首次降息,而外界对其未来的政策路径依然看不清楚。

  最后一点也是最令人担心的,是全球性制造业疲软会波及服务业领域,而服务业是目前支持各国经济扩张为数不多的动力之一。

  牛津经济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总监梅(BenMay)在其中表示,今年的经济形势与2015~2016年放缓有所不同,贸易摩擦将限制未来中短期全球的复苏势头,虽然全球央行将进入宽松周期,货币政策可能不足以刺激经济加速回暖。

  美国会陷入衰退吗?  面对全球经济放缓、贸易形势和地缘政治危机等多重考验,14日,2/10年期美债时隔12年再次出现倒挂,美国经济亮起了红灯。

  纽约联储依据美债收益率曲线建立的模型显示,2020年5月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概率已经升至%,创2008年5月31日以来新高。   相关数据显示,占美国经济12%的制造业已发出警报。 美国7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报,创2009年9月以来新低;其中,出口订单陷入萎缩区间,就业分项指数自2013年中旬以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   IHS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制造业持续面临金融危机峰值以来的最严峻状况,如果情况持续下去,制造业产出年化降幅将超过3%。

华尔街担忧这将最终冲击美国经济的根基——就业、消费和零售业。   安本标准投资的资深全球经济学家麦凯恩告诉第一财经,虽然美国制造业正受到贸易形势恶化带来的冲击,但消费支出等代表国内需求的指标仍保持稳定,就业市场波动、房地产市场等利空数据暂时未达到该机构预估未来12个月内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临界点。   美联储前主席对美国经济前景依然保持乐观,她认为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通常是衰退的信号,但这一次有很多其他因素正在压低长期国债收益率。 美国经济有足够的实力来避免出现衰退,这种可能性已经明显上升,并超过了自己能坦然接受的水平。

  曾供职于美国财政部、现担任国际经济研究员的哈夫鲍尔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是美国经济下行的最根本原因,仔细分析财政部报告可以发现,上半年美国从中国进口商品的新增关税实际上几乎都是由美国公司和消费者承担的。

  另一方面,关税带来的成本压力正在转化为物价的上涨,美国7月核心CPI环比增长%,创半年新高,美联储可能因为担忧通胀加速而放缓宽松步伐。 哈夫鲍尔称,近年来全球性的产业竞争和科学技术对生产力的提升、对产品要素的价格形成打压,而特朗普正在打破这种局面。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风险正在聚集。 隔夜美国三大股指重挫近3%,道指大跌800点创年内最大单日跌幅。

美银美林指出,留给股市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策略师萨特迈尔表示,在收益率曲线反转后,美国股市将有一段回光返照的时间。

  北京时间15日晚,美国零售销售数据出炉,7月零售销售月率环比增长%,核心零售销售月率环比增长1%,均大幅好于预期,一定程度上打消了投资者对美国经济支柱消费增速放缓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