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道德经第二章原文及译文

老子道德经第二章原文及译文

第二章[原文]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恶已①;皆知善,斯不善矣②。

有无之相生也③,难易之相成也,长短之相刑也④,高下之相盈也⑤,音声之相和也⑥,先后之相随,恒也。

是以圣人居无为之事⑦,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弗始也⑧,为而弗志也⑨,成功而弗居也。

夫唯弗居,是以弗去。  [译文]天下人都知道美之所以为美,那是由于有丑陋的存在。 都知道善之所以为善,那是因为有恶的存在。 所以有和无互相转化,难和易互相形成,长和短互相显现,高和下互相充实,音与声互相谐和,前和后互相接随——这是永恒的。

因此圣人用无为的观点对待世事,用不言的方式施行教化:听任万物自然兴起而不为其创始,有所施为,但不加自己的倾向,功成业就而不自居。

正由于不居功,就无所谓失去。

 [注释]①恶已:恶、丑。

已,通“矣”。

②斯:这。

③相:互相。

④刑:通“形”,此指比较、对照中显现出来的意思。 ⑤盈:充实、补充、依存。 ⑥音声:汉代郑玄为《礼记·乐记》作注时说,合奏出的乐音叫做“音”,单一发出的音响叫做“声”。

⑦圣人居无为之事:圣人,古时人所推崇的最高层次的典范人物。

居,担当、担任。 无为,顺应自然,不加干涉、不必管束,任凭人们去干事。 ⑧作:兴起、发生、创造。 ⑨弗志:弗,不。 志,指个人的志向、意志、倾向。

 [延伸阅读1]王弼《道德经注》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美者,人心之所进乐也。

亚心者,人心之所恶疾也。 美恶,犹喜怒也。

善不善,犹是非也。

喜怒同根,是非同门,故不可得徧举也。

此六者,皆陈自然不可徧举之明数也。 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自然已足,为则败也。 行不言之教。

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智慧自备,为则伪也。

功成而弗居。 因物而用,功自彼成,故不居也。 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使功在己,则功不可久也。  [延伸阅读2]苏辙《老子解》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矣。

故有無之相生,難易之相成,長短之相形,高下之相傾,聲音之相和,前後之相隨。 天下以形名言美惡,其所謂美且善者,豈信美且善哉。 彼不知有無、難易、長短、高下、聲音、前後之相生相奪,皆非其正也。

方且自以為長,而有長於我者臨之,斯則短矣。 方且自以為前,而有前於我者先之,斯則後矣。 苟從其所美而信之,則失之遠矣。

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 當事而為,無為之之心;當教而言,無言之之意。

夫是以出於長短之度,離於先後之數,非美非惡,非善非不善,而天下何足以知之。

萬物作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不居。

萬物為我作,而我無所辭。 我生之為之,而未嘗有,未嘗恃。 至於成功,亦未嘗以自居也。

此則無為不言之報,其為美且善也,豈復有惡與不善繼之哉。

 夫惟不居,是以不去。 聖人居於貧賤而無貧賤之憂,居於富貴而無富貴之累,此所謂不居也。 我且不居,彼尚何從去哉,此則居之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