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观“农民工境况”有感

目观“农民工境况”有感

目观“农民工境况”有感>>>目观“农民工境况”有感2016-12-1914:41|文/|12630次阅读|相关文章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迄今,农民工不断大量涌入城市,已成为当今中国一条浩大而瞩目的风景线。 现在,大部分乡村年轻人都进城做农民工去了,若大一个村庄只剩下几个老弱病残者孤苦地住守着老屋。

广大农民工为城市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为城市的繁荣,渗透了他们的大量血汗。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进城打工的农民工中,一些有知识、有技能、有毅力的人,现在已在城里购房定居,过上了安逸富裕的生活,有的还办起了自己的公司,当上了老板,有的甚至成了大企业家和百万富翁。

但大部分农民工还挣扎在温饱线上,居无定所,食无定量。 有的现在仍租住公棚,有的甚至还栖息涵洞,很多时候,他们饮食饱一顿饥一顿,衣着脏烂不堪,长期无法替换。 近年来,随着农民工数量的增多,城镇工程的减少和商品经济的衰退,使很多人就业无门,生活艰难。 每当,我散步到街道口人才市场时,不由得驻足观看一会。 看到农民工云集,男女老少皆有,年纪五六十岁者居多。 不少上了年纪的老头和老妇一手提着蛇皮破袋和一手拄着铁锨,年轻人也拿着各种工具都伫立在道旁,焦急地等待雇主的到来。 一旦发现雇主光临,瞬间男女老少就相拥而上,围住雇主不放。 一会,很多民工逐渐退开,又灰心丧气地站在一旁。 真是“揽工人儿难啊”。 倘若,他们等待一天没有遇上雇主雇用,就等于失业了。 这样一天下来没有一点收入,日常生计都无法维系,令其忧虑。 当我们走在大街、巷道,每天经常能看到许多百货和五金门市内外整天寂静冷落,有些门市甚至一天也无人光顾。

据很多门市业主苦诉,他们每月连房租也挣不够。 现在,不少门市相继关闭或被迫低价转让。 街道上,多数大小食堂一天也没有几个用餐者,生意异常萧条。

街道和路边的很多实业门市也非常冷落,不少门市已关闭。

本人近几年来,惯于在附近理发馆定点理发,但理发几次后该理发店就倒闭了,只得又选一家理发,结果理发几次后也被关闭了。 我后来心里产生疑惑,是不是自己给理发店带来晦气了?一次在家里谈起此事时,儿子说,人家理发店靠你一月理发一次收入,能维持下去吗?这时,我才顿悟,这是理发店整体生意不景气导致的啊。

每天早晨,走出小区大门后,向东沿着巷道边散步到十字路口时,看到道旁两边撑着帆布帐篷不分昼夜卖水果者,不由地就想到他们在寒冬的晚上,住在这里是怎么过夜的。 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生存不畏严寒、不惜身体而拼命地劳作,令人感慨万端。 走在大街小巷时,我们经常看到道路两旁的垃圾箱前,有丧失高强度劳动力的老头或老太拿着蛇皮袋在认真地翻捡破烂。

街道上常听到蹬着小三轮叫喊收废品的小伙子和叫卖小吃的人。 这些人为了生活,不顾体面地奔波,使人看后心酸不已。

现在,不少农民工进城后,有的很长时间找不到活计,有的虽有活干,但收入微薄。

他们一方面要租房居住,另一方面还要供孩子上学,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

如果找不到活干,就无任何收入,不要说供孩子读书,就是吃住都很困难。

现在,年龄略大的民工,要在居民小区找一个每月工资一千多元的门卫或保安职业都很困难。

本人所居小区,原物业雇用六个门卫一天三班轮流执勤,其中,有一位五十多岁的保安,一直栖身门房吃住生活。

在农村老家已没有房子居住,自己一辈子也没有妻儿,孤身一人靠打工生活。

每天自己买来粮油蔬菜,就用一个电磁炉做饭,一月只有一千五百工资,从不敢到饭馆就餐。

后来物业更换,在新旧接交之际,原物业老板让他留下暂守几天大门,他也说,自己现在没有去处,准备让新物业留用,不然,就赖着不走。 结果,不料新物业老板带来几个保安,将其强行赶走,他只得潸然离去。

因他始终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要到那里去,故现在人们也不知其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