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一个眼神而已 感受是什么词性

第64章 一个眼神而已 感受是什么词性

有器魂力的帮助,邹小熊的“大罗魔指”威力要比以前暴涨好几倍,在无数双惊讶的目光下,直接洞穿了杨悠的灵力罡罩,最后如狼的獠牙洞穿了杨悠的肩胛骨。

“咔!”清脆的断骨声骤然响起,紧接着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我的胳膊!”观看台上的五个长老见状,眉头皆是一皱,似乎感觉哪里不对劲。 “大罗魔指的威力不是这样的,匪夷所思。

”山羊胡长老宋长道。

“似乎那邹小熊也不知道自己的指法变强的原因。 ”九指刀佬刑战摸了摸右手没了小拇指的手掌。

擂台上。 邹小熊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其上有冰寒的灵力浮现,如同夹着着冰花的雾气,另这片空间都为之寒冷。

“我……我居然赢了?!”兴奋之余,他一脸傲然地看着地上的杨悠,“敌人的敌人,未必是朋友。 天赐神力,我注定不平凡。 ”几个后勤人员将杨悠抬下了台,进行治疗,而邹小熊却没有离开。 胜利了为何还留在台上?众人不理解,主持人:“邹小熊还不离开擂台?”“我为什么离开擂台?我要挑战一个人。

”他那张充满自信的脸上张扬微笑,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

主持人一愣,全场都懵了。 他想挑战谁?他又什么资格去挑战?“我去,那个邹小熊是疯了吗?居然要挑战那些小妖孽?”有人忍不住唤道。

“鬼知道,不过说实话,他刚才的那一指,颇为厉害,倒是很有希望与天班的千雪一战。 我估计他会天战千雪。

”“管他呢,反正没我们什么事。

有好戏看也挺好。 希望这个邹小熊别令我们失望。 ”“你要挑战谁?”主持人沉声道。 邹小熊缓缓转过身,直接伸出手臂,遥指宁痕。 “我要挑战他!”此话一出,全场皆惊!邹小熊居然要挑战修行归来的“大变态”?有没有搞错?你没看到月无霜都跟着他混了?你家顶头上司都是别人徒弟,你居然敢叫嚣?凭什么?月无霜在看台上气得脸成了猪肝色,“真是胆大包天了,居然敢挑衅师傅!”他猛地站起身子,厉声喝道:“你小子还不快给我滚!还想吃巴掌?”“你是堂堂月家少主,如今却拜一个来自乡下的卑贱之人为师,我不服!我会让你看着他跪在我面前。 ”“愚蠢!智障!”虽说月无霜之前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但是经过与宁痕的相处,他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也深深地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正当他要直接下台好好教训一下邹小熊的时候,一只手臂拦住了他。

在这一瞬间,看天上黑压压的人群全部看向了一个方向,宁痕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他本来是想借助邹小熊的手教训一下杨悠,却没想到取得胜利的邹小熊直接自信心膨胀了。

是他的器魂之力让他有了自信。 宁痕笑了,笑得很瘆人。

乡下人真的就很差吗?答案是:不!相反,乡下的人有着一股无敌的坚韧,修炼天赋亦是出类拔萃,只不过缺少了变强的方法以及资源。 “有的人终究觉得自己要比别人高人一等。

”宁痕淡淡道。

他纵身一跃,身姿轻盈地落在擂台,看了一眼邹小熊,神色冷漠。 “我受天地垂青,得到强大的力量。

宁痕,你的时代结束了。 ”邹小熊大言不惭道。

宁痕虽说有九个灵胎,但是他却不能全部展现力量,毕竟他和别人不一样。

“只有两个灵胎?”邹小熊打量了一下宁痕,讽刺道。

别人听到后,全场哗然。 修炼了一个月竟然只有两个灵胎?这和其他小妖孽一比,真是差远了。 一时间,议论纷纷。

只有宁痕的伙伴知道事实的真相。 “小不点隐藏了实力,我估计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特别的力量。

”庞道皱了皱眉。

“是的,所以我们也别乱说。

小不点现在还不够强,万一遭到别人的打压,那就麻烦了。 ”王易分析道。

其他小伙伴纷纷点头。 在他们的心里,宁痕肯定不会输。

毕竟,宁痕在五岁的时候就斩杀了九天之上最为有机会成为最强者的年轻一辈天骄。

区区一个邹小熊?宁痕根本看不在眼里。

宁痕话不多说,也没出手,只是盯了一眼邹小熊。

观众台上,无数人正等着看好戏,等着宁痕败。 越优秀的人,越容易遭到别人的妒嫉。

唯有宁痕一败,才能让他们的内心舒服。

然而,这场比试,在没开始前,邹小熊就输了。 邹小熊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拜宁痕所赐,一直坚信着自己得到了上天的眷顾,觉醒了血脉力量。

“噗通!”他那张惨白的脸上布满了冷汗,双腿一弯,直接跪了下来。

“你的力量吗?”宁痕只说了这一句话。

他没多说什么,“裁判,可以宣布了。 ”“这……嗯,这场比试,宁痕胜利!”“哗!”所有看台上的人全部不禁都站了起来。 “我去,邹小熊怎么回事,居然被一个眼神就吓得跪了下来?!”有人难以置信地道。

“我还以为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那个变态更加变态了。 ”“这实力,怎么可能才只有两个灵胎!一定是隐藏实力了!”“对对对,肯定隐藏了。

”一刹那的功夫,人声鼎沸。

刚才其实也没发生什么,只不过宁痕收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失去器魂力的邹小熊就像是瘪了的气球,瘫软在地上。

“不——”他仰天怒吼。

从希望到绝望,这个过程很简单,一瞬间而已。 “不明白,不明白……”宁痕顿了顿脚步,“你的力量不是上天赐予给你的。

”他没有将话说得太明白,身形一动,虚空一踏,直接回了看台。

邹小熊萎靡不振,最后被人抬了下去。

“师傅,你这战斗力连我都畏惧了啊。

”宁痕:“我又没战斗。 ”“小不点,你的九大灵胎什么时候能够全部圆满?真期待……”“不知道。

”“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苏青宁微微一笑道。 “对了,这个邹小熊怎么忽然有底气挑战你呢?”白小静有点想不通。

“无霜,这种自不量力的家伙你赶紧将他处理了。 ”“改天就让父亲将邹家赶出月家。

”月无霜生气道。

擂台之上,有一个穿着兽皮的长发少年站在那里。 宁痕认识他,他就是龙隆,灵班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