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臣奴论(杂文)

【菊韵】臣奴论(杂文)

在我看来,忠诚大概可分为两种。 一种是臣之忠诚,一种是奴之忠诚。   先说说臣之忠诚。

历史上的忠臣所在多有,倘要举例子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我决定搬出苏轼他老人家。 之所以选他,是因为有位也很老的老人家说“古今文豪全才的几乎没有……”云云。 虽然不太多,其实也还是有的——苏轼,就是一位。   苏轼是个胖子。 便便大腹之中,装的是文章,是才智,更多的是一肚子不合时宜。 说起他的文章风流,今人称其为“全能冠军”,盖因诗词赋文无一不通,皆臻妙境。 讲到他的聪明,自然也不容辩驳。

作为伟大的文学家、艺术家、美食家,他在做官上也颇有建树,兴修水利、抢险救灾、国家防御、民本民生诸方面,都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

除了欧阳修赏识他,甚至皇帝也称其为宰相之才。

但是,苏东坡不仅没当成宰相,相反却是坎坷一生。

一次次因诗文惹祸,一次次被诬陷流放。 他聪明却被“聪明误”,误在他的不合时宜。 他反对新党变法的过激过急,又反对旧党废除变法中那些行之有效的措施,甚至直接跟皇帝老儿叫板。

如此一来,“谤讪先朝”“欣喜先帝上仙”(对神宗去世感到高兴)之类莫须有的罪名强加身上,没有好果子吃是必然的。   尽管仍在流放之中,看到别人说形势大好,他却高呼“有治平之名而无治平之实”;他反对“不灭敌国”的“后宫之费”,主张限制特权消费,裁减冗官、冗兵……在他的诗文谏章中,构成他种种罪责的为民请命的呼声比比皆是。

难怪宋人费衮赞其曰:坡公行不疑,其勇于为义如此。

谪居尚尔,则立朝之际,其可以生死祸福动之哉!  这样的忠诚,我必须点一个大大的赞。

  我们大家都看过清廷戏。 同僚为官,都是皇帝的属下,有人称为臣,有人自然就是“奴”了。

奴,又叫奴才,奴才往往是忠诚的,至少表面上如此。 但又偏偏让人鄙视。

古人说“世之鄙人不屑者为奴才”。 这个“奴才”啊,又可分为“谄媚的奴才”“与奴才做奴才的奴才”和“正义的奴才”:  和珅一脸讪笑地跟乾隆说,“荔浦芋头,奴才也曾吃过,那真是香软如美女之胸……”看那副嘴脸,说他是“谄媚的奴才”应当还算精准。   在《水浒传》中,石秀、卢俊义被擒,石秀怒骂抓他们的梁中书“你这与奴才做奴才的奴才!”梁中书何许人也?蔡京的女婿也。 当年蔡京女儿咄咄逼人质问梁中书:“相公这富贵从何而来?”梁中书唯唯诺诺地答道“岂不知泰山之恩,提携之力?”而蔡京又是何许货色?宋徽宗的奴才罢了。

可见,给梁中书安上“与奴才做奴才的奴才”真是恰如其分,名副其实。   大家都读过《红楼梦》,里面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角色,焦大。

此人对当年的主子极为忠诚,他把奄奄一息的宁府太爷从死人堆里背出来;没饭咋办?他饿着肚子偷东西给主子吃;没有水喝,他自己喝马尿,把得来的半碗水给主子喝……客观地说,焦大有恩于贾府。 由于以往的功劳情分,宁府的主子们也对他颇为客气,不难为他。

如果历史就此打住,我可以尊称焦大一声,您老人家是贾府的有功之“臣。 ”  但可惜,他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沉湎于往日的荣耀,自恃辈分高、年事长、功劳大,大骂后来的主人:“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吓得大伙儿魂飞魄丧,把他捆将起来,满满塞了一嘴马粪。   这种所谓的“正义的奴才”,我并不同情他。

为什么?且看焦大哭天抢地地倾诉:“我活了八九十岁,只有跟着太爷捆人的,那里倒叫人捆起来!”原来,他是要“捆人”的!如今没有了“捆人”的权力,于是便愤愤然起来,“老木发新芽”起来,表面上的恨铁不成钢,看似正义、平等甚或居高临下,其实不过是倚老卖老,心存非分之想罢了。 焦大此人,忘了进退,丢了尊严,徒然使人鄙夷不屑。   如今是新社会,网络时代,称谓上的奴才已经没有了,可是它一直在一些人的心里。

  譬如某单位或某组织或某平台,假使其中某人能够从奴才般的生活里寻出别样的美来,赞叹之,抚摸之,陶醉之,向往之,那就可算是不可救药了。 就如同狗放屁之不同于放屁狗。

奴才只能属于放屁狗或放狗屁,连狗放屁也比不上的。

又倘使这样的奴才像鲁迅先生说的“不平着,挣扎着”,或报复、或密告、或投靠,总之用种种手段获得了权力,他炮制起下属来,比一般的领导要精心、伪善、苛刻、恶毒得多。

这种人,对领导是最得力的奴才,对下属,是最酷烈的领导,一身二任,不服不行。

柏杨说有的人身上有两个极端:一方面是绝对的自卑,此时他是谄媚的奴才或与奴才做奴才的奴才;一方面是绝对的自傲,此时他是挥斥方遒、激扬文字的“正义的奴才”。 这样的人不管身份地位如何变化,是没有自尊以及自爱的,终脱离不了奴才的本色。 是否保持人格的独立性,我以为就是辨别“臣”与“奴”的重要标准。

  除了喜欢苏轼,我还喜欢诸葛亮。 从前后出师表就能读出诸葛丞相为人中正,聪明绝顶,礼贤下士,但他也颇有痛打落水狗的精神。

比如在两军阵前,他痛骂皓首匹夫、苍髯老贼王朗,就十分过瘾,试摘录如下:  第一句:我原以为你身为汉朝老臣,来到阵前,面对两军将士,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  第二句:王司徒之生平,我素有所知,你世居东海之滨,初举孝廉入仕,理当匡君辅国,安汉兴刘,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  第三句:你枉活七十有六,却只会摇唇鼓舌,助曹为虐!一条断脊之犬,还敢在我军阵前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文学艺术往往是客观世界的现实反映。

但是,电视剧即将结束的时候,往往会打出一行字幕: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的《臣奴论》显然并未高端到用“文学艺术”来框定,亦不过是借古而喻今,曲笔而达意,内里藏着“奴”的人大可不必对号入座。

衷心希望拙文不至让某些人像王司徒那样,坠落马前,吐血而亡。 如果恰巧对上了,也没啥大不了的,红红脸、出出汗而已嘛!终归是人民内部矛盾,咱们还要新时代、新使命,共筑中国梦。     共2303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忠诚,是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但这分臣的忠诚和奴的忠诚,还是很新奇。

所举例子,苏轼,这确实是个全才,也是个忠臣。

因其性格孤傲,而使他的宰相之才无所施展,被人诬陷,因诗入狱。

和珅,谄媚地在皇帝面前自称奴,是奴才的忠诚,水浒传中的梁中书,更是不折不扣的奴才,红楼梦里的真正奴才身份,给人正义感的焦大,却也是倚老卖老,狂妄不知进退而失了尊严。 唐老师的文笔尖锋利,直抒胸臆,欣赏学习了!【编辑远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