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麦收农忙(随笔)

【天涯】麦收农忙(随笔)

时令进入炎热的夏季,现在正是农村的麦收大忙季节。   先前老妈就一直在田里忙乎,收菜籽、收蚕豆、收碗豆;整天看见她都是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 现在田里又开始收麦子了,她就要更忙了。 我应该抽出空子也去田里忙忙。

  今天上午下班回到家里,我看到隔壁小店的麦子已经收到场上晒啦!那些金黄的麦子,那些饱满的颗粒,在金色的阳光下仿佛正发着亮灿灿的光芒。 这些特别地若人怜爱。 我问邻居大婶,田里麦收了吧?她答,可能快要收到我家地了。 听了她的话,我赶紧打开家中大门,开始煮饭。 老妈去了田里,我得把饭做好后赶紧去接应她一下。

否则,那么多的麦子指望她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怎么行?  我正在这里忙乎呢,老妈就推着小三轮车回来了。

她告诉我下午可能收到我们家的麦地。 好啊!自然是下午,我们就能更从容一点。   午休后我就骑车往西北麦田里去。 走进六月的田野,好一派令人喜悦的丰收风光!一望无垠的麦田里金黄一片,那是“满坡尽带黄金甲”啊!一阵风拂过麦浪翻滚,麦浪沙沙声中仿佛在低吟着一首快活的丰收之歌。 饱满的麦穗压弯了麦秸杆,给人一种沉甸甸的丰收喜悦美感,再次验证了大美无言、大美厚重的哲理。

黄金满地,老少弯腰。

这不由让我想起了昔日收麦农忙的景象来。   卫校二年级时,因老爸身体欠佳,我哥外出打工,家中的农活便落到了我这个尚在读书的学子肩上。

还未出书行门的我,只能本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养儿会打洞”的农家子弟精神,拼搏向前冲啦!那时全是刀割碾打、人拉车运,全凭的一把子力气;农忙比的就是力气。 那时的自己戴着一副眼镜挥舞镰刀汗流滴田的样子,常引来村人的一阵善意的打趣:大学生也回家忙这个啊?!那时劳动的坏境确实恶劣:头上的一轮骄阳似火,地上又金黄一片仿似燃烧的火焰。

诺大的世界连一丝风都没有,剩下的仿佛全是炎热、劳苦、汗水和待收的一望无边的麦子。

未经劳动打磨的自己开始走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劳动“大学堂”,开启了“一滴汗水摔八瓣”的人生劳苦模式。

绵软细嫩的手掌因紧握一把粗燥的木柄镰刀而磨破淌水、结疤、生茧,汗流夹背致衣衬湿透,满面通红而燥热难挡。

麦子随着镰刀的挥舞随纷纷倒下,可前面的麦子依旧丝毫不见减少、一望无边,气馁时一把扔了那劳什子,随地一倒把身体摆成了一个大字,任一旁的老爸呼喝叫嚷!想想现在老爸已经离开我们快二十年了……  现在好了,我们的农业已进入了机械化时代:田里那辆高大威猛的钢铁之躯正在南来北往地纵横扫荡,如入无麦之境,真是横扫千军、势如卷席啊!轮声扎扎中似有刑天舞干戚猛志在四方的雄伟气概。

机器所过之处麦尘飞扬、麦杆应声而倒、麦粒则收入仓中无遗。

我们的父劳乡亲在田畔上谈笑自若真好似无事之人,大有垂拱而治的样子。

嘿嘿!山野村夫也有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潇洒了,就像灯芯草也成了拐杖似的。 哈哈!说笑而己。 我也加入了村人说笑的队伍。

邻人四姐说,她的一口牙刚包的,吃起饭来挺不舒服的。

我说,她的整张脸就这口牙最漂亮了,洁白、整齐,映得脸儿好美!引得邻人们一阵哄笑……  说着说着,机器就收到我家那片田里了。

我家仅老妈一人有田,八分地除了田埂也就七分地,老长的地块仅够收割机一趟来回的。 由于地少的缘故,家中农具是缺这少那,尤其是少辆拖运的三轮车。 我们请人拖啊!我们找小爷,小爷正在自家田里忙呢,他可是一家种着十来亩田的地主,自顾无睱哪有功夫管我们的“死活”?找小舅,他被表嫂喊去帮忙了。 大表哥外出打工,她也是一人留守。 找机面房的老板准备花钱拖运,可排队等候的主还有好几位呢!正在一愁莫展的时候,我那姨父开着机动马自达来了……  当把麦子拖回家晾到场上的时候,总算松了一口气。 却偏有邻人来讲,六号还有大雨,要早做准备的。

一时心里又开始紧张起来:是人种天收?还是战天斗地?  麦收了,劳忙正在进行中。

  共1520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农忙麦收,用了今夕对比的手法,让我们了解了当下这个时节。 当今收割小麦全用机器,收割颗粒一体,省时省力,而小时候却是人工,费时费力,而且效率很低。

是的,时代在发展,农业也在发展,让我们感谢时代,为时代点赞吧。 【编辑: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