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个“难搞”的女儿

捡到个“难搞”的女儿

和女儿的战争还有零星的枪声,母女俩在战争中都晋级为将军。

以我的情商,还是无能为力。 我希望母亲对孩子的要求,是更多的品质和素养,而不仅仅是学习。 但在中国这样的体制下,我看不到希望。

各种家庭争论至争吵...以我的情商,还是无能为力。

我们的痛苦来源于我们的奢望,把太多我们自己的愿望加在孩子身上,我们事无巨细的指导要求孩子,结果什么都得不到。 去美国当交换生的可能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全力支持,我们夫妻间的密语是:让嘉嘉祸害美国人去吧。 真的,这个小丫头拖着两个巨大箱子,背着大包就去美国了。

香港机场,人群中,小小的身影一闪就不见了,算是我们的告别。 女儿无知无畏,我们家长也无知无畏,。 从此,母女的武打戏一下变成情感戏,早也WIFI,晚也WIFI,情意绵绵。 真受不了。

女儿没有祸害美国人,倒是帮美国爸妈洗碗遛狗了,帮美国亲戚带孩子了,帮美国姐姐学中文了。

可以考虑身边人的情绪了,可以自己做吃的了,可以自己收拾东西了,可以自己安排课程了,可以自己转N道飞机了,可以自己给自己加码学习了,可以安静下来写点东西了,可以自己调整自己的情绪了...半个月的时间,我们梦想中的完美女儿就隐隐约约出现了,在遥远的国度。

她阳光、独立、坚强、乐观、包容。

更懂得爱和被爱。 妈妈关心的焦点再也不局限是成绩了,更为女儿每一个进步欣喜。 给孩子信任,给孩子天空,孩子会给我们想不到的惊喜!田田在微博上问我,周工你有一个女儿?我回答她是啊,我有一个女儿。 我想在“女儿”前面加个形容词:调皮、聪明、活泼、可爱...发现自己语文一下变得很差,找不到一个形容词。 我最后用了一个词“费心”。

后来,我在嘉嘉自己的微博上看到她给自己的定义:“难搞的人”,我们父女俩终于心有灵犀了。 就这样一个费心的女儿,让我有了做父亲的骄傲!好久没有这样,内心平静而喜悦,因为我有幸亲自参与,这么近距离见证一个丑小鸭,变成一个美丽的白天鹅![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