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读书征文08】秋日读书记:读《张居正》

【秋日读书征文08】秋日读书记:读《张居正》

   极少看人物传记,人物传记多强加了作者本身的意志,而现代人物传记,则多有矫揉造作之嫌,人为创造性太强,仿佛造神般的写故事,吸引眼球,很不喜欢,我认为人物的传记应该是客观的,亦或者是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客观去看的,去写的,还原人的本来面目,但是我又不能够去咬文嚼字的翻阅庞大的古文历史文献,于是干脆不看或者少看;其实在持批评看法的同时,自己又岂能跳出这个怪圈呢!  似乎只有三个人的传记是例外的,我常看:诸葛亮,张居正,周恩来。

看他们的传记,是痴迷于他们代表的三种人生状态:执着忠诚的信念,勇于实现的魄力,坚忍自律的品格。   尤以张居正看得最多。

海瑞评价他:工于谋国,拙于谋身。

  我喜欢历史,对辉煌盛极的大明朝的兴趣明显超过其他朝代,这一朝的闹剧像活生生的一个小说样本,也是在这一朝,次要人物(大臣)的戏份第一次超过了主角(皇帝);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似乎大明朝的历史和命运都是由臣宦书写或者牵着走的。

  正德以后的明朝是在走向覆灭的道路上,而张居正的回光返照术却让大明朝多活了几十年,时也,运也,命也;我很羡慕他,甚至有点嫉妒,一个摇摇欲坠的王朝,他却以一个朝代拯救人的身份出现,并把整个封建王朝推向最后的辉煌,他实在是应该觉得庆幸和骄傲的。   每次读到他的改革,都会情不自禁的激动起来。 想象着把自己投入到当时的历史场面去,会如何推行如何完善,慢慢推演,就会发现有些东西是超越了时代界限的,比如说改革的思路,比如说结构性的推进,还有制度的可扩张性等等,大多时候是想着想着就忘了或者根本不想去看他那些所谓的改革内容了,那些是局限于当时的社会状况,只有那些内在的本质依然能超越时代的禁锢,到至今依然值得借鉴运用。

  人大多用现代的眼光去看待那个时代的人物,当然我也不例外,但是我不会以现在的眼光去评价他们的对与错,因为我没资格。 拿现代的民主、法律去衡量封建时代的行为标准,我觉得是不可取的,作为个人情感来说,我也极其讨厌运用权术、荒淫好色、贪污腐化这种政客的负面行为,但是不得不说,处在当时尔虞我诈的官场中,作为一个士大夫,作为一个权相,依然在这些所谓的人格瑕疵中执着追求富国强兵的目标理想,这个行为本身已经可以让他成为一个足以昂首青史的资本。

  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希望我喜欢的人物都是完美的,只是如果张居正选择做的是一个清高君子的标本,那么张居正也就不为之张居正了,早已被逐出京城远离庙堂,清高的君子是值得敬佩,我始终觉得这类人应该是被人捧在天上的明月,而不应该来到纷扰复杂的尘世,只有那些能够为自己的理想而懂得变通懂得取舍的人,才能在各种形势下懂得如何向前走,若,他只是一个只想安于现状的人,何来十年的新政?(当然还有钻牛角尖的说:没有张居正改革封建社会早结束几十年)我比较习惯从两方面去读一个历史人物:一是把自己投入到当时的历史社会中,比如说你坐在那个位置,你能做到什么程度?在传统的思想意识教化下,没有现代的思想,没有现代的科技,没有现代的民主制度,你的思维能不能有如此大的宏观改革性?你又能不能或者敢不敢把这一切付诸实施?在忠于皇权,贪腐成性,积贫积弱的官场和社会里,你是否能特立独行不受污染?所以我们在批评他们的时候,总是站在现在的角度,而忽略了或者无视了当时的历史条件和背景,呜呼哀哉。

  二是跟同时代的标志性人物相比。

这个没得选了,好像只有海瑞可以拿来比较。 海瑞,这个标榜青史的清官,除了清廉,貌似留在史书上的政绩并不多,使民无所怨,清廉自律,为民请命等固然是君子所为,却仅限于一城一市,如果把他摆到张居正的位置,恐怕第二天就被皇帝打回老家了;作为封建王朝的官员,忠于皇权是第一条件,这点我相信海瑞能做到,但是以他的君子行为推行治天下,能不乱而使财政充足边疆安宁么?这点我是表示怀疑的。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做人如此,官场亦然。

张居正,一个凡人矣,懂得天下势,却不懂自己的势,死后的清算是对他个人的一种妄势的惩罚,历史却依然不吝笔墨的书写这位权相的历史地位,或许这就是一种精神的延续,无关个人,无关悲喜,无关风月,只赋青史。

  张居正,依然让我着迷不已,我或许还会无数遍看他的传记,领悟那份舍我其谁的锐意进取,展现的那种自我实现自我肯定自我承担的个人魅力,及影远千年的改革思想精华。   趁着这段时间的放松,又读了两个版本的张居正,还有其他的一些明朝著作,书店离住地太远,只是顺道去逛逛,不觉又重读这个历史人物。

读历史著作的心态是很放松的,很容易融入到当时的时代去,或作为书中的主角,或作为一个社会底层的小角色,然后想着是怎么生活的;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与历史交流的方式,站在历史外,置于历史中,让身心投入到那激荡的历史长河,让心绪飘飞。

上一篇:情有独钟,不需要理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