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危局:再陷看空漩涡 马斯克难讲“创业故事”

特斯拉危局:再陷看空漩涡 马斯克难讲“创业故事”

  中美贸易紧张态势不断升级。

如果双方声称的关税一旦实施,汽车制造商将会比其他行业受到更大的伤害。

而最近正逢多事之秋的电动车制造商拉或将雪上加霜,受伤最深。

  据了解,拉目前尚未在中国建厂,所有在华商品均是出口方式,若政策落地将是美国车企在华受影响最大的一个。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特斯拉2017年在华销量占其全球总量的%。 至今年2月,累计销量为2380辆。

  “精准的反击效果很好。

”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撰文表态。 在他看来,Model3马上进入量产阶段,中国作为其最大单一市场,尤为需要稳定政策的保障。   早前,埃隆·克(ElonMusk)更新Twitter,戏称由其掌舵的美国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NASDAQ:TSLA)正在面临破产,并配图自己脸挂泪痕背靠在一辆Model3上。 这个玩笑间接导致特斯拉一日市值蒸发23亿美元。

  得益于美股对科创企业的宽容,特斯拉虽然自上市以来从未盈利但仍旧保持超过400亿美元的市值,曾一度超越老牌美国车企通用和福特。 但以“”的方式吸金,虽然带给特斯拉较高的社会关注和市场估值,但脆弱的“故事体”本身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使得特斯拉股价如过山车般随着市场风向的异动而起伏。 克23亿美元的破产玩笑并非空穴来风,特斯拉刚刚度过了一个极为艰难的3月。

  群体看空  受累于Uber自动驾驶事故等影响,3月,中、美股市中多个汽车股走低,而特斯拉堪称其中之最。 3月,特斯拉股价下跌%。   多个知名机构和投资者的做空无疑对股价的下跌起到助推作用。 3月18日,空头大师吉姆·查诺斯(JimChanos)痛批特斯拉的股票毫无价值;3月19日,高盛预计特斯拉Model3的交付兑现困难,坚持对该公司股票给出卖出评级,并预测在未来半年特斯拉目标股价为205美元/股。   其中对特斯拉影响较大的是3月27日信用评级公司穆迪把特斯拉的信用评级从B2下调至B3。 该评级低于投资级别6个层级。 “信用评级对特斯拉影响深远,至少未来公司从银行渠道融资会面临较大困难,收窄了其融资渠道。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汽车从业者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   此外,2017年8月特斯拉发行的18亿美元高级无担保债券的评级也从B3被下调至Caa1,为垃圾级别。

包括瑞银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均在看空特斯拉的梯队中。

特斯拉一系列的负面事件侧面验证了看空者判断的真实性。 3月下旬,特斯拉前后出现自动驾驶至死、万辆ModelS问题车辆召回以及内部员工爆料量产车型Mode3零部件返工等问题。

  特斯拉(中国)方面告诉记者,中国市场的问题车召回已经报送国家质检总局,正在配合质检总局有序的开展相关工作。 但是特斯拉(中国)拒绝透露所涉问题车辆的数字。   “集中做空的出现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运营情况比较清晰了,负面信息的接踵而来就像一条导火线引爆了此前积累的问题。 ”一位长期研究特斯拉运营的证券分析人士告诉记者。

据他分析,投资者在前期风险投资时看中的是其科技创新、体验服务等方面的行业领跑力,虽然知道特斯拉可能会出现问题,但是考虑问题的权重会不一样,加之特斯拉一直未能盈利,市场估值过高,做空也在情理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做空热潮或夹杂部分资本运作者的套利行为。

据前述从业人士分析,做空者中一部分是长期不看好特斯拉的,另一部分是“资本市场的投机者”。 “扩大负面,买空卖空,炒短期套利的人也不在少数。 ”  问诊特斯拉  据2月8日特斯拉发布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在运营层面,2017年特斯拉全年营业收入为亿美元(人民币约743亿元),净亏损达亿美元(人民币约123亿元),远超2016年的亿美元。

  在产能问题上,备受瞩目的Model3在第三和第四季度的交付量分别是222辆、1542辆。 Model3自量产阶段问题不断,周产能数量屡次难以兑现。

其中原定于2017年年末达到的周产5000辆经过两次“跳票”后推迟至今年6月末。   目前特斯拉的核心问题主要在Model3的产能爬坡困难以及即将到来的巨大资金缺口。 Model3是特斯拉公司推出的经济车型,定价万美元起,意在以亲民价格进行批量化销售,是特斯拉首款规模量产的车型,也是其实现扭亏为盈的关键。

至2017年8月,特斯拉称已有万张Model3订单。

  “生产一辆车和生产一万辆车对企业来说完全是两个不同量级的考验。 ”波士顿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许刚说。 并无规模造车经验的特斯拉在Model3量产上问题频出,此前该公司曾把这一问题归咎于电池供应商松下。

  据CNBC3月下旬报道,特斯拉员工透露该公司目前制造的缺陷零部件和车辆比例较高,其中弗里蒙特工厂的部件有40%需要返工,这部分影响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

MAG咨询公司的分析人士称,如此高的返工比例意味着特斯拉生产制造的异常。   据彭博社4月2日(美东时间)报道,马斯克在给投资者的内部信中称,至3月末,Model3的周产量已经达到2000辆。 这一数字虽然相较于原计划还有500辆的差额,但已经大幅超出市场预期。

“以这个进度看,二季度达到5000辆并不是遥不可及。 ”前述汽车从业者说。   在资金方面,至2017年末,特斯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34亿美元,持有债务72亿美元。 据彭博社测算,特斯拉每分钟烧钱超过6500美元,如果没有更多的融资,其资金将在年底前耗尽。

穆迪信贷分析师也表示,特斯拉在未来12个月内,有12亿美元的债务到期,年内耗资约为20亿美元。

  “摆在特斯拉面前主要是两条路,一个是融资,另一个是顺利实现量产。

”前述证券从业人士说。

他强调,马斯克某些建厂、推出新产品等阶段性的利好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特斯拉的问题,前述两个问题不解决企业整体上还是往下走的。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的先发优势正在随着竞争者的不断进入以及自身量产问题而逐渐式微。 在Model3发布后,大众、通用、戴姆勒公司和捷豹路虎分别宣布了停止生产传统燃油车,全面转向电动车的生产计划。

“这正是我比较担心的。 ”前述分析人士称。   罗兰贝格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吴钊表示,特斯拉的品牌溢价力较高,至今年上半年,市场上能迅速推出有效产品与特斯拉同台竞争的企业并不多,只要Model3的交付不再出大问题,用户还是有耐心等待的。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