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甯修远,云知欢全文

  所以经常地,我会想起家门前的那棵树......心系奥运初一作文2019-04-24推荐访问:  2008年北京奥运会,这几个让全中国人看了高兴不已的字眼,这让我想起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的激动人心的场面!萨马兰奇打开那个神秘的信封时,当他宣布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城市是北京的时候,全国沸腾了!08年奥运会,真的很让我兴奋激动。我心目中的奥运是和平的,奥运会使那些常年战乱不断的国家恢复了往日的和平,让那些受苦受难的人民得到了解放!奥运给人们带来了和平、快乐与分享!奥运是美丽的。它使太阳的光亮照耀到世上的每一个角落。“光”一个美好字眼,它给人们带来了希望、祝福与欢笑!在神圣的光辉下,一切丑陋的事物,都将要变的美好!让美丽充满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奥运是关爱的,只要是奥运圣火所到之处,到处都洋溢着青春,洋溢着活力,洋溢这关爱!我们互帮互助,我们尊老爱幼,敬重师长!伸出双手让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住进孤儿院,那有很多人照顾他们!奥运让我感受到了无数的关爱!  让我们与奥运同行,为2008奥运加油!用我们的爱心融化全世界,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行动起来,让我们用激动的心情来迎接2008年8月8日20:40这一刻的到来!让我们携手北京,心系奥运!

于是那天晚上,小坡做了一个长长的神奇的梦。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甯修远,云知欢全文

主角甯修远,云知欢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穿越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云知欢重生了,这一回她势要将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血债血偿!精彩章节“不行!你必须上去!”曲水池边一身大红宫装的云瑶指着一柳黄衣裳的女子大声喝着,“明明是你提出来的,为何你不上去!”那女子跪在地上,颤抖着肩膀不住的磕头解释:“是公主让臣女想法子玩的,并未说明一定要臣女参入啊!若是臣女知道如此,定然不会说出此法。 臣女自幼畏水,真的不敢去船上,求公主饶了臣女吧!”“哼!”云瑶重重的哼了声,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小脸透出几分煞气,“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四周的人对此颇有微词,但这般言论的是皇后的亲女,皇家的公主,丝毫没有人敢质疑出声。

云知欢站在边上静静的看着云瑶的举动,心底暗自冷嘲。 温氏谨慎小心了大半辈子,却不知道为何不能得到皇兄的信任。

从前她也不明白,后来看到云瑶就明白了,若是一个真正良善贤德之人,怎么可能会教养出这么一个嚣张跋扈的女儿出来,若是换成她,她也不会相信温氏的伪善。 “公主!”人群中突然想起一道熟悉的声音,云知欢一看,不知道何时云柔已经过来了,这会儿正盯着她瞬也不瞬的盯着她。 云瑶看到云柔,嘴巴一撇,却还是给了几分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姑姑一个面子,“柔姑姑是想给她求情吗?”人群让出一条道,云柔走了上去,微微颔首,道:“既然公主想玩,找这么个畏水的不是扫兴吗?不是让柔姑姑陪你玩吧!”“你会吗?”云瑶其实也不愿意让不会的人玩,只不过刚刚那个赵恬儿当众拂了她的面子,让自己有些下不来台,如今有人来给自己台阶下,她自然愿意下。

“不会。 ”云柔摇摇头,在云瑶不悦的目光中指着云知欢,笑道:“可是长姐会啊,让长姐叫我们划船不就好了!”云瑶一看指的是云知欢,心情一下就好了,“好啊好啊,大姑姑,你一定会陪瑶儿的对不对?”对于这个她母后口中最无用的皇姑,她可是讨厌极了,她会的话那是最好,如果不会,能够看到她出丑她也开心!云知欢望着一脸幸灾乐祸的云瑶,再看看满目挑衅的云柔,心中微微有些替她们着急,如果这就是她们的计划,那么她可能真的要感谢她们了,她不会划船,但……她会游泳啊!“云小姐……”孟檀有些担忧的拉着云知欢,云知欢给了她个安心的眼神,指了指身后焦躁不安的采芹和采繁,道:“我这两个丫头第一次进宫,麻烦孟姐姐代为照顾!”言罢,在一群哀戚和幸灾乐祸的目光中,走到云瑶面前,行了个半礼:“瑶儿放心,大姑姑定会陪你!”“多谢大姑姑!”云瑶转变的的很快,立马招呼上另外几个已经做好准备的丫头。 赛船的方式极为简单,六人分作两组,云知欢、云柔、云瑶一组,另外宁王庶妹唐颖、望宁伯府的嫡次女宋珍珠、崇安侯府庶长女佟新月一组。

谁先划到对岸再回来就算谁赢,奖品就是在场所有女眷投放在盒中的首饰。 那边望宁伯崇安侯府都是武将出身,家中女儿亦是习武,所以宋珍珠佟新月两人扶着唐颖很快就上了小船,极为熟练的做好了准备。

反观这边,云知欢首先上了船,正伸着手拉住了云瑶:“公主你小心些,这船太小,容易晃动。 ”说着一只脚暗中使力,那船果然晃悠的厉害,水波一圈接着一圈。

云瑶听到这话就有些后悔了,在看着那不断荡漾的水波,心里更是慌的紧。

平日里她坐船都是由专门的宫女內侍打点好,船也稳妥得很。

可是刚刚她气的狠了,早就下令那些人不许来帮忙,到了这会儿她没脸喊停,更没脸唤那些人来。 磨蹭了许久,云瑶终于鼓起了勇气一步垮了过去,然后再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心中不由的舒了口气。

岸边只剩下云柔了,她提着裙角,笑语晏晏:“长姐,你可要扶好我哦!”云知欢伸出手,对上云柔那张兴奋的有些过头的脸,用力的点点头,“柔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接’住你!”她重重咬了个‘接’字。 眼看着两人的手就要碰在一起,云柔突然抓住云知欢的手腕,正要用力拽过她不想膝盖处仿若被什么击中,一股子钻心的疼蔓延开来,她忙松开云知欢的手腕想要稳住自己前倾的身子,可着力的那只腿却酸软不堪,整个身子直直朝着坐在穿中间的云瑶身上扑去……“啊!~!”一连串的尖叫伴着‘噗通!的重物落水声,俯身抓住船舷的云知欢,下意识的在周围早了一圈,丝毫不意外的对上曲水桥上那张看似冷淡,实则泛着春光的脸。

“救……救命……!”云瑶扑腾着双手,撕心裂肺的大喊着,“……救……救命……”云知欢叹了口气,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纵身跳入水中,刺骨的冰寒瞬间清透皮肤,刺进骨髓!果然,这个人生来就是克自己的!“大……姑……咳咳……”云瑶看到云知欢的声音激动的不行,一张嘴又呛了口水进去,云知欢只看到她白眼一翻,扑腾的动作就开始缓了下去,不由脚下一蹬,上前揪住她松散的头发,也不管是否攥疼了人,只顾着将人使劲儿往上拖。 甯修远站在桥上看着池水里奋力游动的小女人,心口都快气疼了,要不是身后的七凛狠狠拽着他,恐怕他早就跳下去了。 那个该死的笨女人,她以为他没看到她瞪他那一眼吗?分明就是怪自己多事!也不想想要不是他出手,被云柔那个蠢货推下去的可就是她了!好好的命不惜着,竟然还跳下去救人!难不成没有她云瑶那丫头还能被淹死了?!岸边的一众闺女早就吓得目瞪口呆,内侍宫女们救人的救人,禀告皇后的禀告皇后,四周乱做一团。

云瑶和云柔离水边并不远,但两人掉下去之后心中紧张,自己一扑腾就越发的远了,而云知欢又有意拖延了时间,以至于救到云瑶的时候离岸边已经足足有两丈余宽。 拼命触到岸边,等到宫女从自己手中接过云瑶,云知欢累得筋疲力尽,眯着眼睛看到不远处正抱着云柔朝着岸边游动的人,心中勤快了一节,耳边隐隐听到温氏的嗓音,嘴角一抿,放心大胆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