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有钱使鬼推磨,今日鬼为钱找磨推

昔日有钱使鬼推磨,今日鬼为钱找磨推

  城北刘家庄刘员外是方圆百里的首富,良田百顷,买卖遍布大名府、广府两地,凡新任官员,到任后均去拜访,畏其财富,日后公干给个方便。

  这年,一位姓卓新榜进士,奉御旨就职大名府尹,上任第二天,衙役提醒道:大人若要坐稳本府,须拜访刘员外。 卓知府不解,问道:为何?衙役道:大人岂不知财大气粗,钱能通天之理?卓知府哈哈豪笑道:本府一向不信此言。

我做我的知府,他做他的财主,他不犯法我不欺他,何必拜访?衙役又道:大人虽初入官场,想必也耳闻尊高官敬豪富可保仕途畅达之说?卓知府摇头,衙役叹息。

卓知府问道:尔等为何这般?衙役道:叹大人不通为官之道,又如此固执,恐官衣穿不久长矣!卓知府思忖良久,突然道:拜访一下也无妨,借此体察体察那刘员外何许人也。 衙役脸上浮出笑容,问道:拜访不能两手空空而去,带些甚礼物为好?卓知府道:本府清贫书生出身,哪有珠宝玉器,金银积蓄?衙役原地兜圈子,苦思冥想,抬头之际,看到墙上悬挂卓知府自作书画,恍然大悟道:闻得那刘员外颇爱书画,大人又擅长此道,作一幅画充做礼物岂不更好?卓知府哑笑,展徽宣于案,挥笔而就,让衙役拿去装裱。

  数日后,画装裱成轴,卓知府与衙役前往刘家庄。

至刘家高大雄伟门楼前,卓知府递过拜帖,家人飞奔入内禀报。 少时,一六旬老叟迎出,卓知府拱手施礼,细细端详,但见刘员外赤袍皂靴,红光满面,二目炯炯,气势袅袅。

卓知府恭维道:老员外精气如此旺盛,乃世间少有。

刘员外客气道:托知府大人洪福,老朽活得还算滋润。 二人皆爽笑,并肩入宅。   厅堂落座,啜茶数口,卓知府从衙役手中接过画卷,呈于刘员外道:本府拙作,不成敬意,请老员外笑纳。

刘员外连连道:客气,客气。

接过,让家人悬于厅堂。 画上画俩壮汉弃一空心元宝,挽手而去。 刘员外手捻胡须,凝视画卷多时,浅笑未语。

待家人端上酒菜,示意卓知府入席酌饮。

酒过三巡,刘员外手指画卷道:老朽愚钝拙笨,画意还望大人明示。

卓知府道:元宝无心,寓意钱轻,二壮汉弃之挽手同行,取钱轻义重之意。

刘员外道:大人心地高洁,视钱如粪土,可这世道往往逼迫着人重钱轻义。

卓知府紧接话茬道:看来老员外相信钱能通天之说矣?刘员外道:岂止通天?亦能入地。 有钱能使鬼推磨。

卓知府借酒力逼迫道:老员外倘若能使鬼推磨,本府愿俯首拜为师!刘员外盯视卓知府,蓦然哈哈大笑,与卓知府击掌道:一言为定!  夜无星辰,寒风猎猎,刘员外坐到野外地沟里,等待什么。 乍至午夜,牛头马面无声无息出现在刘员外面前,喝问道:老员外为何挡住我兄弟去路?刘员外躬身施礼道:老朽坐等二位神差,不为他事,只是想周济一二。 牛头马面相觑一眼,不解其意,问道:我等不曾相识,从何而谈周济?刘员外笑道:阴间阳间事事想来皆大同小异,不过两重天地而已。

二位阎王鞍前马后当差,月银大致与阳间小吏相差无几,妻儿老小靠那一二十两银度日,一定紧巴得很。 牛头马面点头道:老员外所言,确实如此。

刘员外道:老朽适才所言周济,并非将银子白白奉送,那样二位神差会担受贿之嫌,若二位神差帮我干点活计,收下赠银,那银子自然成为工钱,走到哪里也能说得清讲得明。 牛头马面互交一下眼色,问道:帮老员外做甚活计?刘员外故作一番思考道:老朽家中所剩面粉不多,请二位神差帮我磨粮十斗,我付工钱百两,如何?牛头马面一阵窃喜,满口应允,跟刘员外未走多远,霍地却步不前。

刘员外问道:二位神差何故止步?牛头马面道:为老员外推磨,耽搁差事,我二人阎王那里如何交代?刘员外道:二位神差跟随阎王多年,即便耽搁差事,往轻处说,挨一顿斥责完事,往重处说,禁受两板子疼,为妻儿不也值得?牛头马面抓耳挠腮苦苦思量,一顿足道:我二人一向对阎王忠心不二,此事倘若被阎王知晓,想必也不会难为我等。   天将五更时,牛头马面来厅堂回禀,十斗粮已磨完。 刘员外取银百两递过,牛头马面喜形于色,打躬作揖,收起离去。

卓知府坐观事情经过,事实胜于雄辩,此时木鸡般呆愣,如麻思绪无从捋起。 刘员外唤其数声,卓知府方回过神来。

刘员外沾沾自喜道:老朽言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大人不信,结果如何?没甚别没钱,有甚别有病,现今就这么个世道。 卓知府默不作答,一张脸涨得犹如紫茄子。

过一刻,卓知府缓缓起座,自嘲地涩笑下,撩衣跪地道:恩师在上,受学生一拜。

刘员外急忙搀扶卓知府,笑吟吟道:击掌打赌,实属童言儿戏,何必认真?卓知府道:大丈夫一言九鼎,怎能自食其言。   数年后,卓知府一次下乡办案,夜经刘家庄,叩门借宿。 刘家人自然认得卓知府,不敢怠慢,开门将其引领厅堂。 卓知府呷茶五六口工夫,刘员外从后宅走来,卓知府施礼道:深夜打搅,还望恩师见谅!刘员外连声道:无妨,无妨。

这时,有嗡嗡隆隆声响传来,卓知府问道:此乃何声?刘员外道:乃推磨声。

卓知府迷惑,眨眨眼问道:夜半推磨,莫非恩师又请鬼乎?刘员外摇头道:此次并非为师请来,乃不请自来。

卓知府暗想,上次请来牛头马面,刘员外定是使的骗术。 这次牛头马面不请自来,为钱甘心找磨推,对此,卓知府甚是费解,起身去磨房问个明白。   卓知府到磨房,但见牛头马面大汗淋漓,石磨推得正欢,卓知府问道:二位神差为银子来阳间做此辛苦事,难道阴间也视钱如磐石重?牛头马面无丝毫羞涩,哈哈大笑道:有钱好办事,此言阴间亦然。

卓知府沉思无语。

牛头马面又道:我二人阎王足下效力数年,仍小小差官一个,不得提升,眼睁睁见许多平庸之辈,怀揣银两走动一番,便谋得上好职位,怎不叫人为之心动?来阳间与人推磨,意在挣些银子,上下打点,得以提拔。

卓知府哀叹,怅然退去。

  卓知府满腹愁楚,返回厅堂左思右想,深感世态炎凉,把酒狂饮,醉呓道:昔日有钱使鬼推磨,今日鬼为钱找磨推,啊哈!怪哉不怪,人鬼钱,钱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