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全诗赏

“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全诗赏

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

出自宋代诗人李纲的《病牛》,它的意思为但:只要的意思;羸:病弱的意思。

只要能让天下人吃得饱,它也不会因生病,没有力气而消极沉沦。 病牛作者:李纲年代:宋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  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

在中国诗歌史上,自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里吟咏鸱鸮的诗作之后,吟咏日月星辰、山川草木、花鸟鱼虫的咏物诗可谓层出不穷。 在浩如烟海的咏物诗中有不少格调颇高、艺术精湛、韵味无穷的佳作。

李纲的这首《病牛》便是其中之一。 这里,我们不谈此诗所具有的高度概括力,也不说此诗质朴无华的语言美,只是想欣赏一下其离形得似、托物言志的艺术。 司空图《诗品·形容》认为,诗人形容(指描摹客观事物)能不拘形似而求得神似,才是精于形容者:离形得似,庶几斯人。 李纲正是精于形容者,其《病牛》诗达到了离形得似,也即不拘于描写对象的外形外貌相似,而求得描写对象精神相似的境界。 作者吟咏病牛,笔墨重点不在绘其形,而在传其神。   诗的前两句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写病牛耕耘千亩,换来了劳动成果装满千座粮仓的结果,但它自身却精神极为疲惫,力气全部耗尽,然而,又有谁来怜惜它力耕负重的劳苦呢?这里,作者从揭示病牛耕犁千亩与实千箱之间的因果关系上落笔,将病牛力尽筋疲与谁复伤加以对照,集中描写了病牛劳苦功高、筋疲力尽及其不为人所同情的境遇。

首句中的两个千字,分别修饰亩与箱(通厢,指粮仓),并非实指,而是极言病牛耕犁数量之大、劳动收获之多,同时,也暗示这头牛由年少至年老、由体壮及体衰的历程。

次句反诘语气强烈,增添了诗情的凝重感。   诗的后两句笔锋陡地一转,转为述其志: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 病牛劳苦功高,筋疲力尽,却无人怜惜,但它没有怨天尤人,更未消极沉沦。 因为它具有心甘情愿为众生的温饱而羸病卧残阳之志。 这两句诗将病牛与众生联系起来写,以但得与不辞对举,强烈地抒发了病牛不辞羸病,一心向着众生的志向。

结句中的残阳是双关语,既指夕阳,又象征病牛的晚年,它与卧等相结合,有助于表现老牛身体病弱却力耕负重、死而后已的精神。   这首诗惟妙惟肖地刻画了一个病牛的形象,既绘出其身体病弱之形,更传出了其不辞羸病、志在众生之神。

如此咏牛,颇为切合牛任劳任怨、唯有奉献、别无他求的性格特点。

不过,此诗并非为咏牛而咏牛,而是托物言志,借咏牛来为作者言情述志。

我们只要能像前人所说的那样知人论世,便不难看出这一点。

  赞颂了牛不辞羸病、任劳任怨、志在众生、唯有奉献、别无他求的性格特点。 托物言志,借咏牛来为作者言情述志。   诗人疲惫不堪,却耿耿不忘抗金报国,想着社稷,念着众生,因此其笔下力尽筋疲、无人怜惜而不辞羸病、志在众生的老牛即诗人形象的化身。   作者正是这样怀着强烈的爱国热忱来吟咏病牛,托物言志的。

因而,此诗中的病牛,也即作者自身的形象活了,动了,能在读者心中引起共鸣,产生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