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回 天狼现形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九百零五回 天狼现形沧狼行最新章节

万震微微一笑:“具体是哪个部门,刘老夫子就不必过问了,您只需要知道,我们是直属于当今圣上的。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开灭魔盟大会,迅速地选出一位盟主出来,还请刘老夫子通过徐阁老他们转告各派,请他们务必要在大会上支持楚帮主。

”万震说着,从怀中摸出了一块令牌,递给了刘老夫子,刘老夫子接过一看,脸色一变,这确实是皇帝的御赐金牌,只有钦差大臣才会有,在万震这个江湖人物身上看到,看来他所言非虚了。 刘老夫子点了点头,把金牌递还给了万震,沉声道:“万先生,今天你这样道出了贵派的真实身份,意欲何为呢?只是希望通过你们来转达皇上的意见,让我们通知伏魔盟的各派,要拥护贵帮作为灭魔盟的首领?然后消灭巫山派?”万震微微一笑:“不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应对黑龙会。

就象你刚才所说的那样,李沧行和屈彩凤的关系非同一般,我们要对付巫山派,最后是绕不开李沧行的,这一点,我需要你们清流派的大人们居中调解,来获得少林武当峨眉华山这四派的支持。

”刘老夫子的双眼中冷芒一闪:“你的意思是,有可能要和李沧行正面起冲突,甚至要消灭黑龙会?”万震轻轻地叹了口气:“其实我们家帮主也不想走到这步,他很欣赏李沧行,多次说李沧行是这几百年来武林中最优秀的后起之秀,内心里是想跟他做朋友。 甚至以前一直在帮忙张罗他和本派李沉香李护法的婚事,只可惜。 。

。

。 ”说到这里,万震停住了嘴,刘老夫子微微一笑:“只可惜李沧行为情所困,离不开屈彩凤那个妖女。 是吗?”万震点了点头:“正是,屈彩凤早入魔道,这么多年来跟伏魔盟各派早就是不死不休的死仇,跟我们洞庭帮更是不共戴天,她强的时候对我们各派赶尽杀绝,现在势力不行了就想要装得人畜无害。

以图他日东山再起,这个机会,我们绝对不会给她!”刘老夫子摇了摇头:“万先生,老夫觉得你们这些江湖人士啊,就是缺少一点游刃有余的圆滑。 看看我们清流派的官员们和严党,势力不足时就忍气吞声,暂时与狼共舞,等到实力强大的时候,就把敌人彻底打倒,但也是要留有余地,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我想如果是少林。 武当这些几百年的老派名门,是不会想着一下子消灭掉魔教的。

”万震哈哈一笑:“刘老夫子,你们官场上和我们江湖不一样。 我们这些武林中人,要讲的就是快意恩仇,人生得意须尽欢,有恩必偿,有仇也必报,不然还叫什么血性男儿呢?少林和武当他们这些老派大派。 跟魔教打了几百年上千年,早已经看开了。 我们不一样,我们洞庭帮的几乎每个人。

都是这几年内跟巫山派和魔教有着血海深仇,以前因为他们后面有靠山,我们不能动,现在靠山倒了,还不要斩尽杀绝,是想等他们恢复实力后再回来找我们复仇吗?”刘老夫子叹了口气:“魔教凶残狠毒,确实该灭,可我现在说的是巫山派,万先生何不换个思路想想?如果那李沧行和屈彩凤的关系真的好到这种程度了,何不可以反其道而行之,让李沧行劝屈彩凤解散巫山派,彻底退出江湖呢?”万震的双眼一亮,失声道:“这样也行?”他话刚出口,还是摇了摇头,叹道,“不可能的,巫山派是老贼婆林凤仙多年的心血,屈彩凤当年就是因为要给老贼婆报仇,保住巫山派,才会在落月峡一战中倒向魔教,当年巫山派被毁过总舵一次,屈彩凤也为此离开中原好几年,本来如果她能就此隐姓埋名,我们也不会万里追杀她,可是这回她跟着李沧行一起从塞外回来,召集旧部,也跟着李沧行一起把门派发展壮大起来,又岂肯去解散门派呢?”刘老夫子微微一笑:“万先生,在你看来,李沧行这次回来组建黑龙会,是想争霸武林,成为盟主吗?”万震的嘴角勾了勾,看着刘老夫子,奇道:“刘老夫子,请问你何出此言呢?李沧行和我们洞庭帮并没有非常紧密的联系,他的想法,我又怎么会知道?”刘老夫子笑着摇了摇头:“据老夫所知,万先生十年前就在京城外和李沧行有过一面之缘了吧,后来也有多次接触,应该对此人还是有所了解的,只从你个人的角度来看,他回来组建黑龙会目的何在,而屈彩凤回来重建巫山派,又和他建立黑龙会有何联系呢?”万震沉吟了一下,说道:“学生和李沧行虽然接触不多,但在学生看来,李沧行并不是那种想要争霸天下,独霸武林的人,他建立黑龙会,应该还是为了对抗倭寇和魔教,不然他也不会在拿下东南的海外贸易之后,不但没有借机大力扩张门派,反而孤身深入云南去追查那万蛊门的事情。 ”刘老夫子的眼中神光一闪,追问道:“那屈彩凤呢?在万先生看来,她回来重组巫山派,也是为了重组她师父的基业吗?”万震摇了摇头:“学生不这么看,这屈彩凤毕竟是个女人,只怕多半已经是对李沧行动了情,自她回中原以来,一向都是跟着李沧行一起行动,甚至去云南也是这样,如果她还是有争霸武林之心,只怕也不会在塞外呆了三年,直到李沧行回中原的时候,才跟他一起重出江湖了。 ”刘老夫子微微一笑:“李沧行一心追求的女人是沐兰湘,只怕不会对这屈彩凤动情吧,既然如此,屈彩凤还跟着他做什么?”万震哈哈一笑:“这事学生也想不明白,可能是不死心吧,刘老夫子,今天你怎么这么有兴趣,问起这些江湖中的男女情事呢?”刘老夫子笑着往脸上一抹:“因为我就是李沧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