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第4149章 惊人之举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第4149章 惊人之举

  陈副将冲着身旁的伙头兵们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做好准备,叶凌月若是有精神力不济的预兆出现,就立刻出手,绝不可耽误了晚膳开始的时间。

  陈副将本以为,叶凌月会继续使用炊火箓,可哪知叶凌月并没有再次动用炊火箓。   在一次性消耗了五十张炊火箓后,叶凌月心底也是暗叫糟糕。   她为了一鸣惊人,也是拼了,一次性用了五十张符箓,且做到分毫不差。

  可这样直接带来的后果就是也凌月的精神力消耗巨大,比她预期的还要多得多,就算是叶凌月能够将天地之力转换为精神力,也最多只能再使用三次。   若是一直这样使用炊火箓,再来十个叶凌月,也是无济于事的。

  可叶凌月如今也不能退却,她看得出,陈副将和那一干伙头兵都在当她出丑,更不用说狡诈的秦松,也一定在暗中观望。

  若是叶凌月今日失败了,她往后在伙营就全然没有威信了。

  无论如何,也必须成功,不成功则成仁。

  但不能在滥用精神力,她该如何是好?  叶凌月快速思考着,她想起了什么,神识一动,从乾坤袋里取出了一张符箓。

  就见叶凌月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的那张符箓上的符文闪烁,只见下一刻,她樱唇一动。

  “冰火两重,天火焚原!”  却见那张符箓化为了一道流光,刹那之间,大量的火球,从符箓里爆射而出,掠向了那些铁锅。   每一口铁锅的下方,都准确无误燃起了火来。

  那是?!  陈副将瞳孔重重一窒,难以置信地看着叶凌月。

  她方才使用的那张符箓,竟能同时爆射出近千道火光?  那绝非是普通的符箓,而是一种极其高明的符箓。

  难道那是?  叶凌月使用的符箓,的确不是普通的符箓。   而是她刚学会不久的十大天符之一的冰火两重符。   那符箓,能够随时幻化为无尽之火。

  一千口铁锅,一千簇火焰,同时燃烧,那种盛况,也是极其罕见的。

  五百名伙头兵个个目瞪口呆,露出了震撼之色。

  陈副将的眼眸亮了亮,可依旧是一片凝重。

  不得不说,叶凌月的符师技艺给陈副将带来了极其强烈的震撼之感。   陈副将本身也是一名方仙,对于符箓,她的认识不亚于高级符师。

  看到那张符时,她隐约猜测到了,那张符箓很可能是传说中的十大天符。

  拥有十大天符之一的符箓,叶凌月绝非时传言中的那般草包无用。

  但是符箓之火,终归是有限的。   就算是叶凌月同时点燃了千余口铁锅,从煮饭到炒菜,还要持续近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她又该用什么来控制一千多簇火焰?  更不用说,叶凌月方才使用了十大天符,她的精神力消耗,应该是极大的。

  正如陈副将预料的那样,叶凌月第一次使用五十张符箓,耗费了她四分之一的精神力。   第二次使用冰火两重符,她耗费了三分之一的精神力,如今她可以动用的精神力,已经只有三分之一左右了。   陈副将正想着,叶凌月又动了。

  她的脸上,涌起了一层红光,口里念念有词。

  十根纤细的玉指微微一动,那一千口铁锅下的火焰再生变故。   原本红色的火焰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个文字。

  那些文字,并非是神界通用的文字,而是一种极其古老的篆文,在场没有一人能够看得懂。   但是在那些文字的作用下,那些火焰的颜色越来越亮,呈成了红蓝之色。

  叶凌月也是机灵,她也知自己的精神力不够再维持完成十万兵士的晚膳。

  但是若是使用了司火之术,那就大不相同了。   当初大地之母在了天地之火的面前,用了一场司火之舞,完成了司火之祭,驾驭了天地之火,让苍生生灵涂炭的天地之火熄灭。

  叶凌月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学会了皮毛,但是也是亲眼见证过了。   比起大地之母来,她的司火之术要拙劣很多。   但是面对伙营的用火,却是绰绰有余的。

  在司火之文的帮助下,千簇火都变得分外温驯,它们不愠不火地燃烧着,而叶凌月用来控制火的精神力的消耗也大大减少了,只需要原本的十分之一。   半个时辰过去了,那千口铁锅息的火焰,依旧是熊熊不绝。   整个伙房里,满是热火朝天的场景。

  若是不细看,和往日没什么两样。   可是细细看去,那些身强力壮的伙头兵全都目瞪口呆,站在了一旁。   一名年轻女子,站在了伙房之中。   只见精神力源源不断,从她身上涌出。

  “来人,去通知秦将军,今晚的晚膳可能会不准时。 ”  陈副将在旁,观察了良久,忽然开口说道。

  一名伙头兵忙领命去通报去了。

  再过了一个时辰,伙房里已经飘出了饭菜的香味。

  香气飘到了外头的田埂和山间,正带着纪悠劈柴的郭副将的鼻子动了动,脸上多了一抹笑意。   “哟,这闻上去,今日的饭菜比平日还要香很多,看来叶将军对伙房还挺适应的嘛。

”  他早前还担心,叶凌月在伙房里会被陈副将刁难。

  光用脚趾头想,陈副将都能猜得出,陈副将一定会让叶凌月生火。   别看生火是件小事,但却是伙房最难的一项活。   叶凌月能够顺利完成生火,距离她拿下陈副将也就不远了。

  “那可不是,我们家凌月……将军可是大能人,就没她不能完成的任务。 ”  纪悠满面红光,仿佛夸得是她似的。

  “将军是将军,你是你,你看看你,一个下午了,连一根柴禾都没劈出来,你怎么当兵的?”  郭副将瞅瞅地上的柴禾,脸色一变,拎着纪悠训斥道。

  “我只是个符师,又不是砍柴工,天知道你们从哪里找来的柴禾,还不准我用符箓,这些柴禾都硬得跟陨星铁似的。 ”  纪悠嘟嚷着,看了看发肿发红的手掌心。   “今晚劈不劈好这一堆,你就别吃饭了。 ”  郭副将没好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