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说了再见] “相识了,却来不及熟悉;熟悉了,却还是要说再见。”——…

[我还是说了再见] “相识了,却来不及熟悉;熟悉了,却还是要说再见。”——…

[我还是说了再见]“相识了,却来不及熟悉;熟悉了,却还是要说再见。 ”——…欢迎光临散文网我还是说了再见我还是说了再见2018-12-3114:28作者:人读过|5条评论|“相识了,却来不及熟悉;熟悉了,却还是要说再见。

”——题记暑假,离家随队,去云南丽江玉龙纳西族自治区丽明完小体验,公益支教。 沿着坑坑洼洼,弯弯绕绕的山路,跌跌撞撞上山。 丽明小学就是前边那两排简陋的泥瓦房。

这次我们一行八人,除了支教,还将与八个帮扶结对,同吃同住。 我结对的孩子叫刘燕,家里唤她燕娃,是个二年级学生。

此时学校刚放学,活泼的刘燕从班里飞快地跑到我面前,圆圆的脸蛋上洋溢着欢笑,一上来就拉着我的手摇晃着。 她说家离学校不远,翻过一座大山就到了。

我跟着她在悬崖边行走,真有点心惊胆战,刘燕却如履平地,还为我提着包。

刘燕的家,破旧乎?极也!那木屋,只有一面泥墙,屋顶铺的茅草。 没有窗,屋里黑洞洞的,只有那从木板的缝隙、洞眼透入微弱光亮。

四面来风,破木门吱嘎作响。

梁,艰难地支撑起一家人的庇护所。 燕娃的早已做好饭菜,厨房狭小,土灶上只有空落落一个熏黑的铁锅。

饥肠辘辘的我,正着一餐饱饭。 “开饭啦——”燕娃的端着饭菜招呼着我,她是一个佝偻着身背的和善妇人。

我谢了她,刚要吃,就看到桌子上横尸的苍蝇,只得端着碗,和燕娃一起在门口蹲下,扒拉着那半生不熟没油的饭菜。 幕下,煤油灯点起。 燕娃拿出书本做作业。

见那本子,擦了又写,写了又擦,反复利用,纸薄将破。 我把新本子、新文具、绘本、课外书送给她,她那黑红的脸上,一下焕发光彩。

迫不及待地打开图书,用黑乎乎的手指,指在白色的书页上,艰难地读着,我在一旁指导她。

手指后留下了一条灰色的痕迹。

书在煤油灯下也泛着黄色。 火苗残喘着,我盯着那灯凝神,我还第一次见,那么艰苦。 “大姐姐,你们家有电灯吗?”燕娃见我对着煤油灯发呆好奇地问。

“有啊,满城到处都是灯。 ”我回过神来。

“那我长大后,除了种田还能干什么?”“好好学习,将来上大学、当科学家、当老师都行啊,外面世界很精彩!”“那,你能一直陪着我吗?”燕娃这突然一问,把我一忍。

傻燕娃,这事,是不可能的呀!她却很期盼地看着我,我笑笑,没有回答。

燕娃很聪明,她看到了我躲闪的目光。

那星星般的眼睛暗了暗,随后又明快起来:“好姐姐,那就等我长大了,去城里找你吧!”……夜深了。 我取出早准备好的蚊帐,在周遭喷上防蚊水,我俩身上各自喷了些,整个屋子都弥漫着防蚊水的味道。

我觉得这比土方法驱蚊有用。 心想,这下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我和燕娃躺在吱嘎响的木床上,昏昏沉沉进入乡之时,忽闻耳边嗡嗡声大作,生生把我弄醒。

蚊子钻进了蚊帐,防蚊水已失效。 燕娃也醒了,黑暗里响起她“啪啪”的拍蚊声。 我拧亮手电筒,那猖獗的蚊子望光而逃。

我四处照着,只见蚊帐上有好几只吸饱了血的蚊子,肚子鼓鼓地泛着红光,它也飞不动了。

好啊,飞不走了吧,活该!在空中拍不到蚊子的燕娃,和我一起拍蚊帐上的蚊子。

蚊子扁了,我们却忘记了它肚里的血,此时的蚊帐上,留下了一个个血印子,好似盛开的朵朵梅花。

每天,我和燕娃天不亮就起床,陪伴她先去挑水。 水是山涧清泉,在燕娃家的后山上。

水从乱石间流出,顺坡而下聚积在潭里。 我和燕娃用葫芦瓢一瓢瓢舀水,把两侧桶中盈满。

别看燕娃年纪小,挑起水来却步履轻快。 我呢,跟在后头,艰难地提着一小桶水往前走,还走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她才二年级啊!由于得病不能劳作,早早就承担起了家务。 都说大山里的孩子,亲近大山,依恋大山,但也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却又知足于此时的生活。

像她这样在城里的同龄人中,还在哭闹着要吃要喝的,她却已用双手撑起了家中生活的一片天。 而我这个“大姐姐”,却还什么都不会做,真是自愧不如啊!……相处一周,我们要走了,还是燕娃帮我背包走悬崖。 出乎意料,学校的孩子们早已在下山口等着我们,依依惜别。 燕娃拿着我给她的本子,记下我的住址、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