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借力堕胎“你……”墨子烨着实气得不轻,这女人怎么就这样不识好歹呢!还如此强词夺理!“既然你们都看不得我好,我……我便随了他们去吧。

”景翠兰说着,作势便要碰柱而死。 “小心!”洛清歌上前拉了她一把,她眼眸突然闪过阴冷,蓦地转身,双手推着洛清歌,笔直地摔了下去。 洛清歌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招,整个人被她推倒在地。 “丫头!”墨子烨一把推开趴到洛清歌身上的景翠兰,抱起洛清歌,“你怎么样?”“我……没事。 ”“哎呦,我小产了……”这时候,景翠兰捂住了肚子,哀嚎着。 洛清歌赶快起来,淡淡地看了看景翠兰。

蓦地,她从衣袖里拿出了药,出其不意地给景翠兰服了下去,“放心,你没事!”推一下就能小产了?这个女人也真是能作。 “让我看看!”洛清歌蹲下身子,想要给景翠兰诊治。 她心里有数,虽然墨子烨刚刚推了景翠兰一把,可是着实没有用力,景翠兰这样哀嚎,显然是无病呻|吟。

“你走开,我不用你看!”景翠兰怒视着洛清歌,态度极为强硬。 洛清歌瞧了她一眼,勾唇冷笑道:“景翠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同是女人,怎么会不了解女人呢?“你不过就是想要借机弄掉你身上的孩子罢了。 既然事情败露,你也不想要这个孩子来毁了你的名声对不对?而且,你还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把这脏水泼给我相公是不是?我没说错吧?”洛清歌云淡风轻地笑着,却把景翠兰的心思猜了个透彻。 这让景翠兰暗中惊叹,半晌说出话来。 被人戳穿心思的感觉真的很不妙!“虽然这孩子不是相公的,可毕竟是你的骨肉,如今已经成形,你……怎么舍得?”洛清歌暗暗地提了一口气,“景翠兰,就算你机关算计,可也不该扼杀一个无辜的孩子啊!那可是你的亲生骨肉!”“我要这孩子,不过是想要走出宗庙、重获荣华富贵,既然做不到,我留这孩子何用!”景翠兰冷冷地说着,竟然一掌拍向了自己的肚子。

“你这女人!真是恶毒!”洛清歌着实惊愕。 “我杀我的孩子,用得着你来管!”景翠兰冷声说着,还在继续。 “啊……”忽然,她惊叫了一声,痛得一张脸扭曲着。 “我……疼!”她脸上冒着冷汗,艰难地说着。 “真是自作自受!”洛清歌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她裙底透出的深红色,眼睛痛惜地闭了闭。 “她恐怕是小产了……”洛清歌淡淡地说着。 墨子烨冷冷地说了一句,“去叫太医!”“这……这是什么事啊?禅房里、佛祖面前,真是……”太后气得脸色阴沉,满眼的冷意。

“来人,先把人抬出去!把这里收拾干净!”墨子烨吩咐着。 “母后,我们出去吧。 ”洛清歌扶着太后,轻轻地说道。 这会儿,那老和尚“扑通”跪下了,“王爷金口玉言,总该放了小的吧?”目睹了这样的场面,老和尚早吓得两腿发抖了。

“放了你……”墨子烨眼底闪过一抹冷凝,“好,你且起来吧。 ”“多谢王爷!”老和尚终于松了一口气,忙站起身,想要往外走。

“但是你得留下一样东西!”说时迟,那时快,墨子烨找准方位,手起剑落……“啊!”只听老和尚一声哀嚎,便见他双手捂住了裆部,脸上抽搐不已。

“你六根未净,还敢辱没佛门,今日本王就替佛祖阉了你!”“没了这条祸根,看你以后如何祸害别人!”墨子烨冷冷地瞧着老和尚,身上散发着王者的气势。

老和尚只顾着捂着裆部,说不出话来。

“滚!别再让本王看到你!”墨子烨凌然地说了一句,那老和尚已经顾不得疼,只能痛苦地扭曲着脸,捂着下面,艰难地出去了。 这会儿,太医还在为景翠兰忙碌着,而太后却已经不似先前那般关心了。 再好的亲情,都被这女人的不知廉耻给抹杀了。 “这孩子,她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太后叹息着。

“母后当真觉得她是变得可怕吗?她只是没有在您的面前露出本性罢了。 ”墨子烨正好出来,听到了母后的这句话,便鄙夷地说了一句。

太后无可辩驳了,毕竟他们已经好多年没见了,而这孩子一直流落在外,难免会沾染上恶习。 她只是痛心啊。

“子烨,你打算怎么办?”太后问道。

墨子烨皱了皱眉,“母后,我们并不愧对姨母,为了姨母一家,我们甚至出兵灭了鸿洲国……”太后点了点头,“哀家知道。 所以,你想怎么安置这个孩子?”不管怎么说,她都是妹妹的血脉,总不能不管吧。 墨子烨思索了片刻,“母后,不如把她送进庵堂吧,让她好好沉淀一下,修身养性,若她能够从此悔改,再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若不能……那就让让她在庵堂里了此一生吧。

”“也好。 ”太后想了想,终于答应了。

这会儿,太医来了。 “王爷,下官无能,没有保住王妃的孩子……”太医有些胆战心惊的。 “下去吧。

”没想到,王爷竟然没有生气,那太医连忙作揖,退了出去。

“母后……”这会儿,随着一道惨兮兮的声音,景翠兰在小宫女的服侍下,进了大殿。 “你……你怎么出来了?”太后眼眸闪烁着冷光,淡淡地说道。 “我有罪……”景翠兰放开宫女,跪在了地上。

太后脸上浮现着隐瞒,没有说话。 “母后,我知道您怨我、怪我,我……我真是不该为了离开宗庙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求母后、求烨哥原谅我……”景翠兰说着话,趴在了地上。

这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着实让人觉得,她和刚才那个气势汹汹的女人不是一个人。 墨子烨冷嗤了一声,来到书案前,奋笔疾书写下了和离书,甩到了景翠兰的面前,“你若还有廉耻,就自行离开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