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发力剑指基金经理挂名 鹏华基金叶朝明业绩分化 “一拖多”到底拖住了谁?

	监管发力剑指基金经理挂名 鹏华基金叶朝明业绩分化 “一拖多”到底拖住了谁?

  截至2019年7月31日,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公募基金目前在任基金经理2031位,共管理5615只基金(不同份额合并计算),平均每人管理约只基金。

  其中,约85%的基金经理管理超过2只基金以上、48%的基金经理管理超过5只基金以上、19%的基金经理管理超过10只基金以上、4%的基金经理管理超过20只基金以上。   实际上,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在行业里并不少见。 据报道,2019年7月23日,有不少基金公司收到证监会的最新产品申报要求,要求拟任基金经理与督察长承诺产品不存在“挂名”行为,目前已进入申报环节的产品则需补充这一材料。   “一拖多”业绩难保证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在管理超10只以上的基金经理中,14位来自易方达,13位来自鹏华基金,广发基金、富国基金、嘉实基金和汇添富基金并列第三,各有12位。 其次,诸如南方基金、招商基金等,也有10名以上的基金经理管理超过10只以上的基金。   以鹏华基金为例,天天基金网显示,截至2019年8月1日,张羽翔是目前管理的基金最多基金经理,共计29只,主要以分级基金为主,偏向量化管理和被动投资风格,既有ETF基金,又有LOF基金。

其中3只同他人一起负责,其余基金均由张羽翔一人负责。 从基金排名来看,其旗下超三分之二的基金排名中等偏下。

  以其个人在管的鹏华高铁来看,该基金成立于2015年5月27日,2016年12月张羽翔接手,包含鹏华高铁分级、鹏华高铁分级A和鹏华高铁分级B三只产品。

截至2019年8月1日,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其中鹏华高铁分级,近1月,近3月,近6月,近1年,近2年收益率分别为-%,-%,%,-%,-%;同类排名为1054/1216,1119/1172,1063/1110,853/982,732/759,产品表现颇为不佳。

鹏华高铁分级A和鹏华高铁分级B亦面临相同窘境,在同类排名中多数情况下处于中等偏下水平。

  张羽翔管理的另五个品种,鹏华新能源分级、鹏华一带一路分级、鹏华互联网分级、鹏华创业板分级和鹏华钢铁分级,也都面临同鹏华高铁类似的情况。

截至2019年8月1日,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上述5只基金的同类排名分别为525/631,391/631,463/912,750/912,808/939,张羽翔任期回报率分别为-%,-%,-%,-%和-%。   资料显示,张羽翔曾任软件中心(原深圳市融博技术公司)数据分析师,于2011年3月加入鹏华基金,先后从事金融工程和量化研究。   “一拖多”到底拖住了谁?  在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中,有时并不是基金经理单人管理数只产品,往往该基金产品由两到三人负责,一拖多的基金经理只是其中一位负责人。

  与张羽翔不同的是,鹏华基金另外一位基金经理叶朝明尽管旗下有18只基金,但多数有两位以上的管理,仅7只基金由叶朝明单独管理。

  叶朝明曾任职总行,从事本外币资金管理相关工作,2014年1月入职鹏华基金,主要研究货币基金。 根据天天基金网显示,叶朝阳管理的基金类型,2018年以前均为货币型基金,多数情况下,由其单独负责;2018年之后,开始与其他基金经理合作,逐渐参与到混合型基金的管理当中。   截至2019年8月1日,根据天天基金网显示,叶朝明2018年之前管理的9只基金,鹏华增值宝货币、鹏华安盈宝货币、鹏华添利宝货币、鹏华添利交易型货币A/B、鹏华聚财通货币、鹏华盈余宝货币A/B、鹏华金元宝货币,除了鹏华添利交易型货币A/B和鹏华盈余宝货币A/B表现不佳外,其余基金产品在同类排名中都处中等偏上的位置。

鹏华增值宝货币、鹏华安盈宝货币、鹏华添利宝货币、鹏华聚财通货币、鹏华金元宝货币的其任期回报率分别为%,%,%,%,%,同类排名分别为38/180,1/303,7/328,298/571,35/581,可见叶朝明在货币基金上颇有研究。

  而2018年之后,叶朝明参与管理的混合基金产品业绩均不尽如人意。 截至2019年8月1日,根据天天基金网显示,鹏华弘泰A/C,鹏华弘泽混合A/C和鹏华弘康灵活配置混合A/C的任期回报率分别为%,%,%,%,%,%,同类排名分别为2125/2626,2127/2626,2243/2700,2263/2700,2508/2722,2623/2722,基本处于尾部区域,与表现颇优的货币基金形成鲜明对比。

  观察这6只基金,其中长期表现中少有高光时刻。

从近6月、近1年、近2年、近3年收益率看,鹏华弘泰A分别为%、%、%、%,同类排名为2671/2836、1970/2661、1234/2165、951/1571;鹏华弘泽混合A分别为%、%、%、%,同类排名为2313/2836、2376/2661、1191/2165、853/1571。

[]鹏华弘康灵活配置混合A近6月、近1年、近2年收益率分别为%、%、%;同类排名为2601/2836、179/2661、229/2661。

  针对上述情况,鹏华基金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称,叶朝明目前管理的主要是现金管理类基金,或者是多策略基金中的现金部分的投资,属于同一投资策略,具有规模效应;他目前担任现金投资部总经理,在管理中同时能够获得来自部门成员支持,团队整体实力是基金经理投资的有力支撑。   监管加码能否遏制“挂名”现象?  鹏华基金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老牌基金公司,根据数据,截至2019年二季度,鹏华总资产规模达到3609亿人民币,在135家基金公司中排名13。

近两年来,鹏华基金人才明显流失。 根据媒体报道,2018年,鹏华离任基金经理达45人次;2019年,截至7月,离任基金经理达19人次。 2019年年初,明星基金经理孙柠从鹏华离职,引发了媒体对于鹏华基金留不住人的诸多讨论。

  事实上,很多基金公司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根据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上半年,有127名基金经理离职,涉及70家公司,其中不乏一些明星基金经理。

有私募基金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提到,大环境不是很乐观,一二级市场不好做,一些基金经理转行后还是做公募基金,有些就去私募或者去其他行业了。

北京某大型公募基金公司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近几年基金数量增长快,但是基金经理人数少,这是造成“一拖多”现象的一个原因。

  另有一位曾从事过基金行业的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一拖多”出现可能还有一个原因:也许是公司的想法,基金经理未必想“一拖多”或者直接“挂名”,如果旗下的基金业绩不好,也会影响到声誉,基金经理并不乐意,当然这是对于爱惜羽毛的基金经理来讲的。   某深圳公募基金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提到,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背后分为两类:一类是利用相同策略进行批量化管理,根据基金投资策略来配置基金经理,导致同一基金管理多只基金的现象;另一类则是基金经理挂名,即宣传中的基金经理和实际管理的基金经理不是同一人,这种现象是监管严厉禁止的,也有利于保护投资者。

  上述人士也提到,对于指数、货币、固收类、多策略这类基金,只看基金经理的管理只数不太合理,因为这类基金都是策略式批量管理,而且大多数是团队支撑。

  但另一方面,也有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如果基金经理习惯性配置同质化产品,仅考虑规模扩张,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基金表现不好的时候,就是连环坑。   针对“挂名”现象,目前相关监管部门只是向基金公司提出新产品申报要求,即提交相关承诺函,对于“挂名”的标准和如何核实“挂名”,尚未有相关细则出台。   “对于公募基金来讲,公开透明是其第一要义,也是有别于私募基金的关键,也是保护投资者权益的关键。 ‘一拖多’现象,如果确实是投资经理一一管理,如何保证用充分的时间,保证每个基金产品的收益?如果是挂名,这更是违背了公平诚信的原则,普通投资者的知情权谁来保证?”上述北京某大型公募基金公司人士如是质疑。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