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药业五跌停后强势开板 沪股通进出踩准节奏

康美药业五跌停后强势开板 沪股通进出踩准节奏

  陷身300亿资金消失漩涡,曾经的白马股(600518)最近不仅连续收到上交所的监管函、问询函,还被新华社点评“别拿‘信披’当儿戏”。

  5月10日,5连跌停的开盘后即强力打开跌停,全天收涨而且创出上市以来第二高成交量。 记者统计发现,周五早盘集合竞价跌停抄底的亿资金,已浮盈约9000万元。

  另外,变化也颇多看点。 在“300亿资金消失”事件爆发之前,嗅觉敏锐的已经在今年一季度大举外逃;华夏和大成两大资管计划或成为踩雷者;资金继续其“聪明”禀赋,今年以来成功“卡点”进出;新进股东许燕君身份待确认。

  集合竞价资金  抄底浮盈近9000万  5月10日,5连跌停的开盘后即强力打开跌停,并迅速拉升,全天震荡收涨%。 成交量急剧放大,全天换手%,成交额亿元,成交万手,数据显示,该成交量仅次于去年10月22日的541万手,为上市以来第二大日成交量。   从4月30日至5月9日连续5个交易日,均一字跌停,踩踏之下提前逃出的资金极少,5天时间成交额仅亿元,成交量万手,换手率%。   5月10日,集合竞价依然以跌停开盘,但成交量急剧放大,集合竞价以元的跌停价成交万手,成交金额约亿元。

集合竞价阶段成交量已比之前5天的成交总数量3倍还多。

以元收盘价计算,早盘跌停价抄底进入的亿元资金已浮盈约8983万元。

  成交数据显示,集合竞价成交量急剧放大之后,开盘直接以一笔万手的主买单开启行情,成交价元,金额亿元。 也就是说周五早盘约8亿资金便撬开了的跌停板。   其实,在经历5个一字跌停后,市场便有周五开板声音,称“已过度下跌”。

另外,在“300亿资金消失”事件爆发后,公募将估值价格调整为元,刚好与5月10日收盘价持平。   的最新市值约319亿元,以“300亿资金消失”事件爆发前4月29日收盘市值527亿计算,市值6天时间蒸发约208亿元。   聪明资金的进出  记者注意到,在大跌之时,素有“聪明资金”之称的沪股通资金成为买入。   5月7日和5月9日,两登。

数据显示,4月30日至5月7日,沪股通专用席位买入万元,为买入榜第一;5月9日当天,沪股通专用席位再度买入万元,为买入榜第二。

  5月10日沪股通数据尚未能查询,但在之前一字跌停期间有限的成交数量内,上述买入已属可观。

另外,从沪股通资金2019年以来在的进出情况来看,也颇为“聪明”。   在股价处于阶段性低位的1月份,沪股通大举买入,并在2月1日持股量达到阶段性高位超亿股,并在2月19日减持至5550万股,期间(2月1日至2月19日)股价从不足6元低位涨至元,涨超70%。

之后沪股通资金整体继续减持,截至4月29日减持至4036万股,属于今年来沪股通持有的阶段性低位。   另外,机构席位则在一字跌停期间成为主要卖出方,又在5月10日成为重要买入方。 龙虎榜数据显示,4月30日至5月7日,两机构席位分别卖出万元、773万元,位列卖出榜第二和第三;5月9日机构专用席位卖出626万元,位列卖出榜第二;5月10日,机构专用席位买入约4847万元,位列龙虎榜第四。   两大资管计划或踩雷  从前十大股东变化来看,曾经的潮汕帮关键人物陈树雄(证券时报·e公司之前有报道:千亿康美崩盘背后:疑是潮汕帮“坐庄”?),在2019年第一季度继续减持,2018年第四季度陈树雄减持约861万股股份,但期末持股数量仍为7888万股,持股比例约%。 2019年第一季度末,陈树雄已消失在前十大股东名单中,结合今年第一季度末第十名持股数量约5184万股计算,陈树雄在今年第一季度至少减持超2700万股股票。

成功躲过了此波大跌。   不过,两大资管计划:华夏中证资管计划和大成中证资管计划,在今年一季度新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或成为踩雷者。   一季度末,华夏中证和大成中证资管计划分别持有约5323万股和5184万股,合计持股约亿股。

若两大资管计划在二季度均未卖出,则从“300亿资金消失”事件爆发以来(4月30日)的6个交易日,两大资管计划浮亏合计约亿元。

  许燕君五年持股未变?  另外,自然人股东许燕君虽为新进第十大股东,但纵观历年股东变化情况来看,近五年时间或持股未变。

许燕君今年一季度末持有约6984万股,新进为第十大股东,持股比例%。

不过拉长时间线来看,许燕君并非在今年一季度买入,而是的原始股东,而且其本人或是实控人马兴田的岳母,大股东许冬瑾的母亲。   查询招股说明书及年报资料,许燕君为原始股东,在公司IPO前持有290万股原始股,持股占比%,持股数量与马兴田妻子许冬瑾相当,为分列第二、第三的大股东,IPO后持股比例为%。

2001年上市以来,18年间许燕君变动次数并不多(期间经历送转、定增等因素),2013年中报之前许燕君一直出现在前十大股东之列,其中有2次较大减持:2012年一季度减持约1164万股,2013年二季度减持至少1591万股,并在当季退出前十大股东。

  一直到2014年中报时,许燕君持股约3492万股,重新回到前十大股东之列,持股比例%,后经高送转其持股数量变为约6984万股,之后许燕君仅在2018年第四季度没有出现在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其他定期报告中均未缺席,持股数量也一股未变,今年一季度末仍是6984万股(期间未有高送转)。

  只是在的报告中对许燕君却有变化,2018年三季报中依然称许燕君与许冬瑾、马兴田控制的康美实业等均有关联关系,过往报告中亦是如此。 但在今年一季报中,许燕君虽然重回前十大股东,但却未再提及关联关系。

  记者致电所留证券资料电话,却被告知为前台,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公司没有许燕君这个人。

”其将电话两次转至证券部均无人接听。 一季报中的许燕君和之前公司所记载许燕君是否为同一自然人,为何关联关系没有再公布?有待进一步求证。

  数据显示,许燕君2014年二季度增持再度进入前十大股东之时,当季末其持股市值约亿元,若其今年4月份以来依然未有减持,且许燕君为同一自然人,以5月10日收盘价计算,其持股市值约亿元。 也就是说许燕君在2014年上半年再度操作,至今持股5年时间或亏损约7100万元(不计分红因素)。

  基金一季度出逃  在千亿市值股价崩塌之前,部分嗅觉灵敏的机构去年便选择出逃。

显示,2018年末,共被177只公募基金合计持有万股,而到了今年一季度末,该股票目前仅被8只公募基金持有,持股总数为万股。   重仓该股的8只基金均为指数基金,分别是广发中证全指医药卫生、申万菱信中证申万医药生物指数分级、华夏医药ETF、华安中证细分医药ETF、鹏华中证医药卫生()、嘉实中证医药卫生ETF、广发医药卫生联接A、招商上证消费80ETF联接A。

具体来看,广发中证全指医药卫生ETF持有最多,持有400万股,并在今年一季度增持万股,鹏华中证医药卫生(LOF)、嘉实中证医药卫生ETF也对进行了少量增持。

  若4月份以来上述基金未曾卖出,则将吃下此波大跌。

未踩准出逃时点的申万菱信基金,已经在5月6日,将估值价格调整为元,其一季度末持股量为万股。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