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报》试刊十三期回顾(上)

《文艺报》试刊十三期回顾(上)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文艺报》70华诞。 《文艺报》创刊于新中国成立前夕的1949年9月25日,这个为文学界所耳熟能详。

但是它发刊于1949年5月4日,在创刊前已发行了13期,这个则鲜为人知。 1949年3月24日,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筹备委员会成立,决定编辑出版《文艺报》,作为大会筹备期间的会刊。 4月15日,茅盾在筹委会上宣布,出版机关刊物《文艺报》,编辑为茅盾、胡风和严辰。 1949年5月4日,由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文艺报》编辑委员会负责编辑的《文艺报》第一期出版。 《文艺报》为周刊,每星期四出版,每期人民券15元。 刊名集鲁迅的字,在首页上刊登了《发刊词》。

《发刊词》首先介绍了发刊的原由:“多少年来,从事文学艺术工作的朋友们都希望有这么一个定期刊,作为交流经验、交换意见、报导各地文学艺术活动的情况,反映群众意见的工具。 然而由于客观形势的阻隔,此种希望,迄未能成为事实。 现在,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即将开会,各解放区以及解放区以外的文艺工作者陆续来到了北平,对于这样一个小型的定期刊,固然更其感得需要,而出版这样一个刊物的客观条件也大体具备了。 这便是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决定要发刊这一个《文艺报》的原因。

”随后,《发刊词》介绍,除了交换经验、交换意见、领导各地文艺活动、反映群众意见等经常目标而外,特别希望做到下列几件事:“一、随时报道筹委会工作进行的情形,并十分希望筹委会以外的文艺界朋友们随时多多给我们意见,使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好些。

”“二、对于将来的全国性的文艺作家协会,它的任务、组织、工作方式、会员成分,等等,文艺工作的朋友们一定十分关心,而且有很多意见;我们希望朋友们把意见写出来,交给本刊发表。 ”“三、为了推荐近五六年来优秀的文艺作品,筹委会已有评选委员会之设置,并分诗歌、小说等五组。

同人们见闻有限,而搜罗书刊亦苦难齐全。 我们知道,这一件事若要做好,多听各方意见(尤其群众意见),是必要的。 因此也十分盼望文艺界朋友及广大读者群多提意见,本刊自乐于发表。

”《发刊词》表示欢迎下列各种稿件:有关文艺各部门的理论、批评介绍、研究讨论、经验总结;有关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的各个问题的商讨;全国各地文艺运动的综合或专题的报道;工厂、部队、农村及各团体的文艺活动情况等。 末尾还留了通讯地址:北平邮政信箱四十号《文艺报》编委会。 正如《发刊词》所提到的,《文艺报》会随时报道筹委会工作进展,听取对成立全国性文艺作家协会的意见。 《文艺报》第一期就刊登了茅盾《一些零碎的感想》,作为《发刊词》的补充。 关于新的全国性组织的方式,茅盾介绍,新的全国性的组织,或将命名为“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协会”。

新组织将包括文学与艺术各部门的工作者,将来可能会设综合性的各级组织(全国性的总会与地方分会)和单一艺术部门的各级组织。 这些都希望大家来讨论。

关于大会代表的产生办法,茅盾说,最好自然是由各地会员开会选举,但是目前还办不到。 “所以大会的代表,一是以各地文协的理事及候补理事(有监事者再加监事)为当然代表;二是为了照顾到各方面,当然代表之外再加上邀请代表。

邀请代表可以由各地文协推举,亦可由个人推举,而由筹委会作最后决定。 ”茅盾还介绍,筹委会秘书处正在草拟一个比较详细的报告,将在本刊本期发表。 这个报告实际刊登在《文艺报》第二期上,标题为《文代筹委会近况》,在第三期又刊登了《文代筹委会近况——之二》。 从第一期开始,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陆续刊登征集文学艺术作品、美术展览品等启事,其中第五期刊登了《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启事二则》,主要内容一是延长征求文艺作品期限,二是征求推荐作品。

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开幕后,《文艺报》连续发表大会概况、参会代表感言等。 7月19日,大会闭幕,通过了大会宣言。

7月21日出版的《文艺报》第十二期刊登了《全国文代大会宣言》。 宣言指出,从五四以来,中国新文艺运动已历时三十年了,在人民革命斗争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特别是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以来,中国的文艺工作者,尤其是解放区的文艺工作者开始和广大的人民群众相结合。 文艺工作者和劳动人民结合的结果,使中国的文学艺术的面貌焕然一新。

宣言强调,我们的文学艺术既然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的目的也就是使人民能取得胜利与巩固胜利。

一个名副其实的真正爱国的民主的文学家与艺术家,就必须掌握正确的世界观与人生观,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正确地了解中国社会的阶级关系,表现中国人民中新的英雄人物与英雄事迹,也才有可能使自己的作品富有思想性,也才有可能有效地正确地为人民服务,发扬文艺的伟大教育效能。

7月28日,《文艺报》出版了第十三期即创刊前的最后一期。

由上可见,在全国文代会召开前后,《文艺报》确实发挥了“筹委会的公报”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