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是一百倍的值钱

	喜欢,是一百倍的值钱

物道君语:有人说:“废掉一个人的方式,是让他用喜欢的方式成长。

”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对话:我喜欢钢琴,想学!弹钢琴有什么用,能赚到钱吗?我就是喜欢画画!学画画干什么,又不能当饭吃。

我想去旅游!去玩有什么好,浪费钱。 诚然,大多数的“喜欢”不仅不会变成一块面包填饱肚子,还可能很花钱,但是喜欢也是金钱买不到的。

《灌篮高手》里有句话:回到原点,不管是否胜利,打篮球本身就让人快乐。 那么喜欢的事有多值钱呢?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但让我想起了几个人,他们从喜欢的事情那里,得到了一百倍的快乐,一百倍的满足,一百倍的热情。 李小镭生活在杭州,喜欢摄影,但没有发展成工作。

她说,这只是记录生活的个人爱好,只是闲暇带着相机到处逛逛。 春天孤山赏梅,漫无目的地在苏堤闲逛,一路春风拂面,眼前是绿得可爱的柳条。 夏天拍曲院的粉荷,阵阵夏风吹来的荷香,看阳光穿过荷叶变成了绿色。

秋天梧桐黄了,下了班,特意绕远路,跑到西湖边,因为秋日西湖,沉静得涟漪都舍不得散开。 冬天下雪的日子,更恨不得请两天假,到处瞎逛,你会发现那些平日里平平无奇的景象,挂了雪就都变得惊艳起来。 她在这里生活了六年,记录了六年,未来还会继续下去。

喜欢记录,变成了是她对生活的回忆。 时间久了,你也会发现,有些喜欢会让生活多一点闪亮的时刻。

认识秦亚文的时候,她还在苏州上大学,学习中国画,然而最吸引我的是她喜欢汉服,无论上课、写生、生活必定是一袭汉家衣裳。 有人问她:“汉服在哪里可以买到”。 “我穿的汉服都是我亲手缝制的。 ”那时买汉服不容易,很少有人会做,少有人卖,她只能自己动手。 看出土文物,学习汉服形制,以及怎么去做一件衣服,不会用缝纫机就手缝。

到现在十五年了,她依旧爱汉服,穿汉服,甚至学会了设计汉服。

更因为喜欢,点亮了与汉服有关的一切技能,弹琴,画画,写诗,做香,文人雅事中没有她不懂的东西。

她也活成了一个“文人”。

月下和老师一起吹箫;会酿酒,能饮酒,常常拎着一壶好酒,找一偏竹林,喝好就地歇息。 二木是一个中毒至深的肉肉爱好者。

毕业后在外贸公司上班,工作外想养些植物,偶然间看到多肉,他说就一瞬间爱上了,“太可爱了吧!”于是,他一口气买了100盘多肉。 20年前,国内还没什么人种多肉,没有参考,不知道怎么养,全靠自己摸索。

他一边搜索资料,一边服侍多肉,把多肉每天每个季节的变化用文字和图文一一记录下来:多肉从幼苗长到了开花,它的新叶替换了旧叶,今天又给它们驱虫了......一百盆多肉变成了他的孩子。

他说,有时看看便知道它们需要什么,浇水还是日照,然后立马去搬动一下,改善肉肉的居住环境,摆来摆去,一天就慢慢过去了。 工作当然依旧令人烦闷,但是不管上班多么令人折磨,只要想到回家就能看到肉肉,能陪它们晒晒太阳,就很开心了。

一直很喜欢茶画家桃二,她喜欢包礼物。 纸、麻绳、夏布、松木盒子作包装,里头包裹着父亲炒制的龙井,每一个礼物里都装进几颗松果,有时是一包应季的梅子,一只柚子,也可能是一只私藏的手工杯,制成了一份礼物。

为了做好这件事,桃二自己缝制包裹用的夏布,驱车十多公里,跑遍杭州城,只为一个小小的装产品的布袋,有时跑到山里摘一条树藤回来包扎茶叶。

对有的人看来,这很不可思议,而她心理学中有个词,叫“心流”,这种感觉也是喜欢,滋养你,给你精神上的满足,也能给你带来享受。 老树画画里有一句话:”吃饱饭固然是重要的,只是在物质基础之外心中还需要一粒飞鸿,画画、写字、读书或者莳花弄草。 因为它会变成一个长久的陪伴,或一种志趣,也可能是滋养生活的养分。 它像一个精神伴侣,不需表白,却能指向人心深处。

文字物道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