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的惊人误导:隋炀帝的萧皇后并未改嫁六帝

野史的惊人误导:隋炀帝的萧皇后并未改嫁六帝

说起萧皇后,想必大家不陌生。

野史中记载了不少关于萧皇后的风流韵事,什么一生被多位疯抢,先后当了隋炀帝的皇后、宇文化及的淑妃、窦建德的宠妾、两位突厥番王的王妃,唐太宗的昭容。 但真实的萧皇后并非如此。

  2013年11月扬州发现隋炀帝墓,在隋炀帝墓中发现了一具身高约米的女性遗骸。

根据随葬品及遗骸的鉴定并结合文献记载,墓主人为隋炀帝的萧皇后。

不少人因此感到纳闷,萧皇后最后不是嫁给了唐太宗了吗?怎么又和隋炀帝合葬在一起了。

可见,被野史误导的人真不少。   在正史中,萧皇后美貌贤德,受人敬重,而在野史中却成了一位荒淫女子。   炀帝萧皇后,梁明帝岿之女也这是《隋书》对萧皇后身世的记载。 据记载,萧皇后是西梁皇帝萧岿的女儿。 南朝萧家可谓书香门第,梁武帝萧衍是有名的文学家,萧衍长子萧统在当时几乎无人不识,萧统编撰出我国最早的诗文总集《昭明文学》。 萧统的孙子萧岿,既萧皇后的父亲萧岿也以善文闻名。

  据《北史·萧岿传》:开皇二年,隋文帝备礼纳岿女为晋王妃。 受家庭文化熏陶的萧皇后善文学,精周易,与杨广琴瑟和谐。

不仅杨广,连隋文帝杨坚及独孤皇后都对这位儿媳妇十分满意。

《隋书》记载:后性婉顺,有智识,好学解属文,颇知占候。 高祖大善之,帝甚宠敬焉。 及帝嗣位,诏曰:朕祗承丕绪,宪章在昔,爰建长秋,用承飨荐。 妃萧氏,夙禀成训,妇道克修,宜正位轩闱,式弘柔教,可立为皇后。   隋炀帝杨广有着十分远大的政治抱负,登位后修建运河、三伐高丽、开发西域、发扬科举。

但杨广过于急于求成,民间多有抱怨。

萧皇后曾写下《述志赋》规劝杨广积善之余庆,备箕帚于皇庭。 恐修名之不立,将负累于先灵。

乃夙夜而匪懈,实夤惧于玄冥。 虽自强而不息,亮愚蒙之多滞。

。 。 。   野史中对于萧皇后,大多是绘声绘色描写她的淫乱事件。

而史书中的她却是后性婉顺,有智识,好学解属文,颇知占候,文帝大善之。

炀帝甚宠敬焉的没美好形象,倘若隋未亡,萧后定能凭自己的贤德及才华在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隋朝灭亡后,野史开始不断渲染她数伴君王桃花劫的故事。 隋炀帝原本的谥号并非隋炀帝,而是隋明帝,隋炀帝这一谥号是唐朝史官给改的。 他修建运河、三伐高丽、开发西域、发扬科举、开发西域。 都说大运河劳民伤财,但唐宋元明清的繁荣很大一部分原因都依赖于他修建的贯通南北的大运河。 明清小说对隋炀帝的严重妖魔化,使得他的皇后也随之中枪。 近几年的电视剧,小说更是在野史的基础上添油加醋,使得萧皇后这一人物形象不断被扭曲。

  关于萧皇后和宇文化及与窦建德。 《北史》有这么一段记载:及宇文化及之乱,随军至聊城。 化及败,没于窦建德。 此外并无过多描写,无法成为萧皇后当过宇文化及的淑妃、窦建德的宠妾的佐证。 《北史卷79》中关于描写宇文化及和隋炀帝后宫私*通的情节:化及于是入据六宫,其自奉一如炀帝故事成为许多人认为宇文化及和萧皇后有发过什么的证据。 但是,当时的萧后已经50岁容貌必定没有其他宫人吸引人,萧皇后又是宇文化及弟媳南阳公主的母亲。 况且,倘若两人真有点什么事,《北史》不可能一带而过。

  萧皇后和两位突厥番王的故事更是纯属恶意中伤。

公元618年,隋炀帝于江都被缢死。 萧皇后带着孙子杨政道,逃到漠北突厥。 东突厥处罗可汉将萧后及杨政道迎接到东突厥来,将隋炀帝的孙子立为隋王。

把在东突厥境内的中原人交给其管治,有众万人,还是施行隋朝的制度,史称后隋。 萧皇后和孙子杨政道在大漠长达10年,不论《北史》《旧唐书》亦或是在萧皇后的传记,都找不到关于其被两世突厥王立为妃子的记载。

突厥王不承认大唐,反而视隋朝为正统,以杨正道为隋王。   至于萧皇后成为唐太宗的昭容一说更是无稽之谈。

贞观四年,唐朝灭突厥,萧皇后及其孙子杨政道后被恭恭敬敬地接回长安,予以厚待,杨政道被封为员外散骑侍郎。

萧皇后与隋炀帝的女儿在此之前已被李世民立为妃子,30多岁的皇帝娶了自己60多岁的丈母娘岂不荒唐?  回长安安稳生活了18年后,萧皇后去世。 据《资治通鉴》记载唐太宗下诏复其位号,谥曰愍,使三品护葬,备卤簿仪卫,送至江都与炀帝合葬。 唐太宗在萧皇后死后,恢复其皇后名号,并将其厚葬也在去年的考古中也得到了验证。 倘若唐太宗真封萧皇后为昭容,在其死后,又将其与夫君隋炀帝合葬,岂不是给自己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