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媒大学优秀教师张颂简介

中国传媒大学优秀教师张颂简介

五、名师先进事迹  张颂老师1959年7月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分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因工作需要1963年9月调到北京广播学院参加创建播音专业的工作。 在很少有前人成果参照的情况下,以张颂教授为带头人和开拓者的播音理论家、播音教育家们,创建了中国播音学学科理论体系和教育教学体系,在国内外独树一帜。 目前,中国播音学学科点已成为我国广播电视播音主持艺术学术研究和高层次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

我校中国播音学学科已经能够培养博士、硕士、学士等各种学历层次专业人才,这在国内同类专业院校中是独一无二的。   1985年至2000年曾担任语音发声、语言逻辑、播音创作基础、中国播音学等本科和硕士课程,在完成教学任务和系主任、播音学院院长行政工作的同时,指导硕士研究生11人;1999年开始担任博导,2000年至2006年为博士生开设广播电视语言传播前沿、中国播音学、播音主持艺术专题研究等课程,指导博士生21人,现已经毕业5人。

承担、完成并获奖的本科及研究生教学改革项目4项,其中他负责的《播音创作基础理论》课程2004年被评为北京市精品课程、2005年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   近几年来,完成省部级以上项目4项、出版专著9部、发表论文40余篇,其成果获17个奖项。

其中,他的专著《朗读学》获1987年广播电影电视部优秀教材一等奖、1987年北京市首届哲学社会科学和政策研究二等奖、1988年获国家教委全国首届优秀教材奖;《朗读美学》获2003年广电总局科研成果评奖著作类一等奖;《中国播音学》获1995年广播电影电视部优秀教材一等奖、1996年北京市第四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语言文学类)、1998年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第二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语言学三等奖。

  1984年被评为广播电视部先进工作者;1991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1992年国务院授予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开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5年评为《播音创作基础》国家级精品课程负责人。

  43年来,除完成专业教学、理论研究、行政管理等工作之外,他把自己的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青年教师的培养上,带出了一支中青年教师队伍。 现在播音系三代教师都曾得到过他的指导。 从1999年开始到现在他带的21名博士生中有3/4都是业界名人和我校播音系教师。   播音专业教学有其特殊性,作为专业教师既要懂理论又要会实践;既能讲大课,又能个别指导;同时由于培养出来的学生今后都是社会公众人物,需要有高尚的品质和人格,又由于师徒相承的教学形式,专业教师对学生的思想作风的影响是非常直接非常巨大而且又是非常具体的。

因此,他针对这些特点对青年教师既严格要求,又热情鼓励;既在理论上教,又在实践上帮;既在思想上提要求,又在方法上给与悉心指导,同时,又大胆使用,创造条件让他们多实践,在教学的实践中增长才干。

  近些年来,青年教师增多,他在系里支持下,采取了举办青年教师讲习班的方式,为每年新留校任教的青年教师讲专业理论、讲教学法,亲自手把手地带他们进行播音主持实践,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2002年,播音主持艺术学院在学校率先成立了有几位老教师组成的教学督导组,当他从学院领导手中接过沉甸甸的教学督导聘书时,深感肩负责任的重大。

尽管平时教学科研任务已经很重,但他还是依然乐于承担这一责任,抽出时间听课、评课,帮助青年教师提高教学质量,使他们尽快成长。

在老教师的带领下,青年教师们已经逐渐成熟,并开始担负主讲教师的重任。

播音系现已形成了一支知识结构和年龄结构比较合理的师资队伍,数年来有的青年教师已经晋升为副教授、教授,有的已经获得博士学位,有的已经走上了领导岗位,现在他们大都成为本学科的学术带头人和学术骨干。   2004年,在中国传媒大学筹建了中国高教学会播音与主持艺术教育专业委员会,他作为首任会长,倡议开办了全国高校播音主持专业师资高级讲习班并亲自授课,为全国各高校培训青年教师70余人。

  除了教学之外,他还注重青年教师科研能力、理论学术水平的提高,在他这些年所承担与主持的多项国家、部、校级科研项目中,都吸收青年教师参加,如《中国播音学》(教育部七五项目),《广播电视语言艺术》(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播音创作基础》(国家级精品课)等,都有青年教师参加研究。 在科研实践中,使他们尽快成长起来。

  回想专业教育创办之初,专业师资只有几个人,每年招生二三十人,本专业的招生院校只有北京广播学院一所,到今天,仅中国传媒大学专业师资就有50多人,在校生1000余人。

全国招收播音主持专业的院校有近180所,年招生近二万人。

他作为播音专业学科和中国播音学理论的创建者、专业教育发展过程的亲历者之一,看到播音专业这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特色专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巨大发展变化,看到我们的事业后继有人,张颂老师感到无比的激动和无限的欣慰!  尽管他已年届古稀,但他仍愿俯首甘为孺子牛,不待扬鞭自奋蹄,继续发扬红烛精神,甘为人梯,为党和人民的播音主持教育事业贡献着全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