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仙房里的娇儿(下)

画仙房里的娇儿(下)

第1页第8章(1)不先去洗把脸?待会。

是吗?齐千里瞥了眼欠身的染梅,再见搁在矮几上的画,颇惊诧地问:这画是……你画的?问得有些迟疑,觉得好像不对,可是又挑不出毛病。

不,是染梅画的。 瞧,她爱他,爱到连画风都和他一模一样,连王爷都难辨是出自谁之手。

她?!齐千里可真是惊讶了。

放眼齐月,这十年来画师辈出,虽笔下皆有慕君泽的影子,却无人真能仿得他三分,但眼前这画,俨然就像慕君泽年少所绘,虽见青涩,但已有他的八分样了。 瑰宝呀,王爷。 瞧齐千里那惊诧模样,他很自豪,像她仿得有多像就代表她爱得有多深。 尤其她心底明明有事,却又担忧他心情不敢提起,真是教他感动得想将她吞下腹。 可不是,这河上夜景,再加上这画舫上的秘戏图,本王还未曾听闻过有姑娘家画秘戏图,真不亏是你所调教出的高徒。 齐千里拿起画端详,啧啧称奇。 染梅闻言,凑近一瞧,王爷,那不是秘戏图。 她替慕君泽辩驳,就怕每个人都像她一样,对他有先入为主的成见。

这不是秘戏图是什么?齐千里回头问她。 这……染梅眯起眼,偏着螓首换个角度欣赏。

说真的,这画舫上的景,正着看,比上次四爷在欢喜楼上画的还像秘戏图,因为不但有身形,还有动作和脸形,就连表情都出现了,但是她想只要换个角度,好比横着看……那是秘戏图没错,两人打得正呢。

慕君泽不忍她扭到脖子,很干脆地公布了答案。

对嘛,就说是秘戏图,这……四爷!染梅气得大吼。 在,我就在这儿,没必要唤得那么大声。

他掏掏耳朵。 何以见得?因为……他对女人的直觉,奇准无比。

入夜华灯初上,映衬得绮丽斋前前后后灿亮如昼。 参与茶会的宾客约莫数十,不算太多,大多都是文人墨客,然其余的可都是大有来头,好比敦亲王和廉亲王,又好比身为皇亲国戚的周二少。 为了应付这些宾客,欢喜楼的花娘是尽数到来,乐师舞伶皆不缺,就连厨子也特地到场烹煮夜宴,满足宾客的刁嘴。

然,这场茶会里,众人瞩目的焦点依旧是慕君泽。 慕四爷,镜花的书到底要拖到何时才上市?可不是吗,四爷。

众人将他团团围住,为的就是要确认镜花新书何时可拿到手中。 快了就快了,昨天已经收到手稿,进厂印刷,各位都已经等了这么些天,再多等个几天又何妨。

慕君泽被这群人惹得啼笑皆非。 文人,也是男人,是男人总是对有几分兴趣,再者镜花的书通常有许多反讽意味,尽管几个段子写得露骨,但总是有其含意,好比影射官场,教那些失意文人拍案叫绝,也莫怪在这些年窜起,成了他和鸣书肆的头牌。

看来,哪天要是慕家垮了,大哥也能靠写书混口饭吃。 这会可别又再拖延了,再拖下去咱们往后就不捧镜花的场了。 别恼别恼,再等个几天便成,倒是这绮丽斋内的珍品,各位可千万别错过,还有我闭门弟子的作品,不看可惜。

说着,他便领着人踏进绮丽斋内,然,才踏进斋内,便听见齐千里的提问,七郎,这画真是出自女人之手?齐千里一出声,众人便带着好奇朝他身旁凑去,见到甚少与会的廉亲王竟也在场,不禁赶忙作揖。

齐千里和廉亲王齐千洋不甚在意地摆摆手,要他们让条路好让慕君泽过来。

王爷,这幅画确实是我的闭门弟子如雪的作品。

慕君泽指着一幅裸女图。

裸女神情婉约,长发遮胸,慵懒地躺卧在锦榻上,后头的月形雕花窗棂筛落点点月光,美人仿佛要从月光中起身般。 画仙房里的娇儿(下)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画仙房里的娇儿(下)(3)画仙房里的娇儿(下)(4)画仙房里的娇儿(下)(5)画仙房里的娇儿(下)(6)画仙房里的娇儿(下)(7)画仙房里的娇儿(下)(8)画仙房里的娇儿(下)(9)画仙房里的娇儿(下)(10)画仙房里的娇儿(下)(11)画仙房里的娇儿(下)(12)画仙房里的娇儿(下)(13)画仙房里的娇儿(下)(14)画仙房里的娇儿(下)(15)画仙房里的娇儿(下)(16)画仙房里的娇儿(下)(17)画仙房里的娇儿(下)(18)画仙房里的娇儿(下)(19)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0)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1)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2)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3)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4)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5)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6)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7)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8)画仙房里的娇儿(下)(29)画仙房里的娇儿(下)(30)画仙房里的娇儿(下)(31)画仙房里的娇儿(下)(32)画仙房里的娇儿(下)(33)画仙房里的娇儿(下)(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