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雷校长风云录(7-8)

老雷校长风云录(7-8)

  七  1994年7月的夏天,和往年的夏天一样。 三十里堡地区的天气半干不热的,二中的校园的正门——西大门依旧向着车水马龙、风驰电掣的哈大道开启着。

七月半,四五个大学毕业生在区教育局拿到工作调动函来到二中报到。 虽然有人不愿意回到农村高中来工作,但是上下关系不硬,就只好来到这间学校了。 他们的工作对于他们农村的家庭是个好事,孩子出社会上班了,可以自己挣钱了,不用家里再操心学费的事了。 这些毕业生里面有个叫大红的,毕业的前半年花了家里不少钱,家里感到挺吃紧的。 这群毕业生,有的是本科的,有的是专科的,本科的大学读四年,专科的读三年。

按照要求,专科毕业的应到初中教书;本科毕业的可以分配到高中。 农村高中缺少外语老师,读了专科的外语系的毕业生就有幸可以到高中来工作了。   二中在本地区是响当当的学校。 能够到这所学校工作,家里人格外感到荣光,可以光宗耀祖了。 还有一条就是守家在地的,父母兄弟、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等都可以想见就见,在本地办事也方便。   闲话少叙。 这群1994年的毕业生到二中三楼的办公室办理了工作调动的事宜。 办公室里的老师都还热情,不差礼仪。

他们见到了大名鼎鼎的雷校长,雷校长拿出了肥胖者的特有气势,嘴里轻轻地说:“这里没有安排,你们自己安排吧。

”  细想想,确实也没有什么事了。 大红就和黄丽娟就一起离开了二中西门口,顺着哈大道来到了北乐汽车站点。 黄丽娟回石河去了,大红一个人穿过路对面的加油站,又穿过高速下道口,来到台底村,沿着村子前面的官道回家了。   大红回家,下到地里,和父母一起干活。

他的父母有说有笑的,孩子考上大学,他们乐;回到就在家眼前的高中来教书,他们也乐呵。 老两口多年的辛苦终于看到开花的时刻了。

当年的新老社员低头不见,抬头见,看到这两口没有不羡慕嫉妒恨的。

从西园到东院,从平地再到山上,是活儿就干,干完一份,就少了一份心思。

大红年轻,干活正当年,也不惜力。 父母其实也不指望他能干多少,只要他能干就知足了。

普天之下的父母何尝不是这样呢?  在家干了一周活儿,大红又回到了二中,见到了老雷校长。 老雷就拉下了脸,阴沉沉地,杀伤力无比,“这几天怎么没去听课?孙老师的课讲得很好,应当学。

”大红支吾了,说不出个头肚。 他心里明白,之前校长说过时间自安排,没有想到的是雷校长设了一计,在考验自己是不是有觉悟。

他哪里知道,老雷校长在全校大会上说过,“今年我们学校不缺语文老师,就不招语文老师了。

”谁知道,今年夏天来个教语文的,他叫大红。

私下里,有心计的人还在议论,“这个小子挺有门路的。 校长都说了不缺人,他倒进来了。

”大红被老雷来个下马威之后,只好自讨没趣,老老实实去听当年教过他的孙老师、姜老师、刘老师的课了。

  当他经过教学楼课室旁边的走廊之后,他看到课室内书本被码得整整齐齐,放在书桌上,像碉堡似的,有一种排斥感,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抗拒,“生活再也不能这样过”。

他听到历史老师关业鹏在慷慨陈词,诲人不倦,学生们学而不厌。

对于新生活,大红既是向往,又有些害怕,怕干不好工作,怕校长找事儿。

  八  新毕业到校,大红被安排当班主任。 这也仰仗年级主任余旭天的帮忙。 别人不同意他当班主任,因问他在二中读书时太内向了,没有个话儿。

余旭天诚恳地说:“都读大学了,肯定会改变的。 ”有了年级主任的极力推荐,大红当上了班主任,是高一(6)班。

  班主任全体上岗是在教学楼2楼靠近最西的一间办公室。

全体班主任拿着小本子,就像朝鲜半岛的某个国家的官员拿着记事小本子,勤谨忠诚。 主管德育的徐永胜副校长先讲了话,语气平淡,安排好新生报到事宜。

之后,雷彩斌撸了撸袖口,气吞山河得说:“明天学生要报到,”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横扫了一遍全体班主任,接着说:“一定要办相关的事情做好。

”老雷校长的眼里冒着一种坚定,势不可挡。 “学生离开家第一到外面生活不容易。

”此时老雷校长几乎要流出眼泪。 大红也被校长的话语感动了。

老雷校长最后一气呵成,讲道:“我们老师务必做好管理。

不要出现漏洞。 ”老雷校长的讲话完全淹没了主管德育的徐永胜副校长的内容。 大红瞥眼看到徐永胜副校长也跟着全体班主任认真地在记笔记。

  刚开学的班主任工作的第一件事是在班级等候新生报到,收取学杂费。

大红哪里有什么经验,看了学生自己都脸红了。 来了一个学生,就让这个学生签名。

同时收取456元的学杂费,他必须当场亲自数好。 他知道这些钱对于很多家庭都是巨款。

他自己数的时候,手都发抖了。 一个从石河来的姜庭坤签完自己名字之后,向大红老师交钱,说:“我的钱够了。 ”大红看他的眼神不对,就重新数了一遍,少了五十元,就让他补交。

姜庭坤看大红数钱双手发抖,身上脸上冒汗,揣摩到老师紧张就故意捉弄大红,结果弄巧成拙。   8月的校园仍然弥漫着热气,至晚余热不散。 高一学生晚上在课室自习。

大红穿着皮鞋,鞋里的脚感到热乎乎的。 他把凳子从讲台拿到走廊里,坐在上面,避开学生,在走廊里脱下鞋,散散热气。 隔壁班的张盛老师看着他,只发笑,觉得当老师怎么能这样。

  不多久,雷彩斌到课室来看学生。 当时大红就站在讲台上,态度淡定,看着学生自习。

老雷校长左手拿着本子,右手握着笔,问大红:“你班上有多少女生,多少男生?”  大红累了一天还没有觉悟到这些,一阵脸红,手挠着脸,就开始先算计人数。

老雷校长就轻轻地理解地说:“大约一个数就行。

”大红就报了一个大约的数目。

老雷校长拿着笔有风度地认真地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