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素故人【阴差阳对】

尺素故人【阴差阳对】

尺素故人【阴差阳对】文章作者:|时间:2017-03-1822:33:36|来源:在那个文理分科的年代,我好不容易成为一个文科生。 我高中四年,两次高一,两年半是理科,一年半是文科。 原因是我不想读理科,但一向不插手我做出选择的父亲希望我读理科,理由是理科的选择面比较广。 我知道父亲是为我着想,是为我好,我知道这个时代在造就一个经济腾飞的局,无数的人在科技理工的道路上被成功,我知道理科的就业面、选择面、生存面要比文科宽广和容易被需求,但,我不喜欢。 只有在服从自己心里最本真的冲动时,那叫一个无怨无悔,别人看来好像跪着也会走完,但当服从的时候,我从来不觉得是在跪着,而是在昂首阔步迈向自己想要的世界,至于到不到达,不重要,因为夸父也没追到太阳,但耗尽毕生精力,死后化为桃林,为的是让后人继续追,这是执念,但不是顽固,也是我在理科的课程上,我几乎没有一节课不在胡思乱想,没有一张卷子不是抄的,这段时间,我想明白了两个问题:一是我是谁;二是我到底要什么。 毕竟,我对理科曾有的一点兴趣是:老虎和狮子交配可以配出狮虎兽或者虎狮兽,那么在植物中有没有类似的例子,我问到,土豆和西红柿嫁接会怎样。

也被老师答到这不是考试范围而抹灭了最后一点兴趣,后来,我从另一个老师口中知道这样可以实现西红柿埋在土里,土豆吊在外面。

但是,前者如此回答让我知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我几乎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一些人看来是不是疯了的转了文科,我当时还没有一日看尽长安花,但我已经春风得意马蹄疾。 我是谁我对父母而言,是儿子;对弟弟妹妹来说,是兄长;对恩师来说,是学生;对学生来说,是老师;对朋友来说,是朋友……我在这个阶段,至少从之于谁而认清自己是谁,并且我认识到,明白自己是个什么角色实在太重要,它会告诉我对什么人该有怎样的良知,该尽怎样的义务,以此便不困于心,不扰于情。 我到底要什么我实在不喜欢数理化,它的过程没有一点能吸引我的东西,我也不喜欢那么严谨拘束的把弄数字,可以说我传统,可以说我古董,可以说我OUT,我就是喜欢,我想把自己一生写下,我希望生活是诗和远方,我期望我的想象可以深邃,这有什么不好我记得我刚刚从理转文的时候,我是那么地飞扬跋扈,我是那么地看不起理科生,我是那么地陶醉在曼妙的山河、皎洁的文字、向往的古风之中,在文科班愉快的度过了一个月,历史单科前五,请恕我同样用考试这种方式来衡量,毕竟制度和制度的奴隶喜欢这么衡量,那一瞬间我也发现,为什么我国大唐的来临在同学口中变成618年、618年、618年,唐朝建立、唐朝建立、唐朝建立,618年唐朝建立……难道民族的骄傲需要如此痛苦的记忆为什么抗日战争的意义需要去一是什么什么、二是什么什么、三是什么什么,难道民族遭遇莫大耻辱没有任何感触我觉得对一个文人来说,感知和感性是多么的重要。

也是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认准自己喜欢的地方一条道走到黑,越走越光明。

上一篇:英语应用文分类有那些

下一篇:没有了